胡志明何时曾表示“以性命担保越南不再有反华行为”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9/10/21 11:29:48

核心提示:9月18日,一方面军侨务处处长萧文刚刚到任,胡志明即去拜访并主动表示:1、服从中方命令,接受一切指导;2、以性命担保越南全国2500万人不再有反对中国之行为及思想。

 

本文摘自:《中华读书报》2015年04月08日05版,作者:孙喦,原题:《国民党军为何要帮胡志明夺权》

中国军队是否实力援越

1945年中国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按照盟军统帅部部署,印度支那北纬16度线以北的日军由中国军队受降。中国政府随即派遣以滇军为主的第一方面军入越受降,于1945年9月28日在河内举行受降仪式,于1946年3-4月与法国交接北印度支那的防务后撤离。在此期间中美苏英法几大国在印度支那激烈角力,越南内部党派错综复杂的斗争,结果越共战胜其他势力掌握了北越政权,随即爆发第一次印度支那战争,拉开了亚洲冷战和冷战时代最大最长一场热战的大幕。中国军队入越期间是否实力援越,对二战后的世界格局会有直接影响,而且有助于考量今日南海之博弈。

当时越南影响最大的政治派别,是越南共产党领导的“越南独立联盟”,在日本投降后举行“8.19”起义夺取政权。其次是越南同盟会和越南国民党,与中国国民党渊源很深,拥有武装力量,与越盟鼎足而立(《越南政治党派概况》,卢汉致中央党部电,1945.12.4)。傀儡皇帝保大宣布退位,但仍具有相当影响力。

国民政府对越工作方针是:促进越南内部各党派团结合作,和平解决法越争端……树立越南亲华政权,并渐脱离法国统治以臻于自由独立(《中央党部秘书田古方意见》1948.3.6)。出于国际关系考虑加之内部意见分歧,国民政府始终拒绝向越南亲华党派即越南同盟会和越南国民党提供武器和经济援助(《吴铁城回复严继祖筹函》,1946.1.14)。蒋介石也几次指示“对越南政府暂取不管态度”、“对越党不干涉”(邵百昌、凌其翰致卢汉电,1945.9)。

根据这些文献,研究者多认为当时中国不曾实力援越,中国军队入越受降对局势发展的作用只是“延迟了法军重返越北、客观上有利于越盟建国”。但对越南拥有实际援助能力的,是管制越北的第一方面军,而不是在重庆或南京空谈和撰写文件的政府官员。第一方面军在越北的举措才是问题的关键。

一方面军是否对越南亲华政党或越盟有实际援助呢?一方面军九十三军(负责河内及南河区的受降和接收)的少将军医处长方传一曾和笔者讲,当时他,还有军长兼河内警备司令卢浚泉等九十三军的高级军官常接受胡志明、武元甲等越盟首脑的邀约,时相往来;后来上面有命令禁止,才不多来往了。但他只说了曾提供医疗卫生方面的帮助,一方面军六十军军长万保邦则讲到了实力援越问题。

六十军当时推进到北纬16度线的土伦、顺化、南定一线,负责该地区的受降与接收,并防止法、英军队北进。万保邦讲他到顺化一个多月后回河内(1945年11月初),临行交代师长曾泽生:若越盟部队打法国人的话,我们应尽量帮助补给,并将在土伦、顺化接收的日军缴自法军的武器装备越盟部队(万保邦,《入越受降回忆片段》)。

印度支那在1883-1885中法战争后沦为法国殖民地。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维希法国附从日本,使印度支那成为日军进攻中国大后方、缅印和澳洲的根据地。盟军即将在欧洲战场获胜、自由法国复国时,日军担心印支的维希法军有异动,将大部份法军缴械关进了战俘营,只有少部分约五千人逃入了中国云南。万保邦指的就是这些日军缴自法军的武器。不过国民政府不准干预越南内部事务,而且对接收物资规定了十分严格的办法,尤其是军械,系由军政部印发各种表式;先饬日军造具清册作为接收根据;次由受降部队先行接收,造册具表;军政部特派员办公室会同查验后封存;然后由军政部统筹派员接收。

代行六十军军长职权的曾泽生有没有按万保邦的指令、将日军缴自法军的武器装备越盟部队呢?笔者仔细查核了当时一方面军汇总的接收武器清册、以及六十军、九十三军和五十二军上报的接收武器清册,各种武器开列十分详尽,连刺刀小铳都悉数在册。奇怪的是,法制武器除了一些火炮,竟只有4把刺刀!而在越北被日军缴械关入集中营的法军战俘,根据一方面军司令部第三处1946年整理的文档《第一方面军抗战暨在越北受降交防纪实》,共有4417名。这些法军战俘随即被遣返,不携带武器。负责接收的一方面军三个军又都是全副美式装备,在入越前还特别进行了换装和补充,不会用不成规制的老旧法国武器来补充自己。

这些未被列入清单的、日军缴自法军的武器,应该是被用来装备越盟部队了。万保邦的另一段记述证实了这一点。他到河内参加军事会议,听说要调去东北,向一方面军司令官卢汉建议留在越南扶助越南独立,不去东北,说:“今天我们帮助胡志明,将日军缴得法国人的武器装备胡志明的军队,日本人的武器则交给军政部特派员邵百昌,这样也可以应付蒋介石。”

这件事的另一个证据,是后来侍从室主任俞济时领万保邦去见蒋介石。蒋介石大发雷霆,摔杯跳脚的骂万保邦:“你眼睛瞎了吗?胡志明是共产党,你不会不晓得,你为什么要主张接济共产党,要装备胡志明的部队,你为什么这样糊涂……”

 

 国民党军为何要援助越共

一方面军为什么要违抗国民政府的命令实力援越、而且是援助越共-越盟而不是援助亲华的越南国民党和同盟会呢?

越南共产党是1930年苏联指导下、由胡志明在香港成立,1941年组成越南独立同盟作为公开旗号,策略地用民族主义做掩护,抗战期间得到美国战略情报局的大量帮助,发展成越南最具实力的党派。胡志明坐过国民政府的牢对之很反感,而对美国深有好感寄望其帮助越南独立。中国军队入越之初,因越盟部队进行阻挠而敌视称之为“奸伪”(《国民政府参军处转抄中央党部情报:越南奸伪胡志明等活动情形》,1945.9.19)。1945年9月初法军在英军协助下在南越登陆,势将北进;美国出于遏制苏联及共产主义扩张的考虑,背弃亚洲民族独立的主张转而支持法国重返印度支那;苏联正忙于巩固扩大在东欧和东北亚的势力范围,虽积极插手东南亚却难有实际援助。越盟于是改变策略,改“粉碎蒋介石妄图变越南为仆从国的阴谋”,为“在目前形势下,和缓与蒋介石的冲突,集中对付法国”。

于是越盟组织队伍欢迎中国军队;9月14日一方面军首脑飞赴河内,胡志明亲率各机关官员在加林机场鹄立迎候;9月18日,一方面军侨务处处长萧文刚刚到任,胡志明即去拜访并主动表示:1、服从中方命令,接受一切指导;2、以性命担保越南全国2500万人不再有反对中国之行为及思想;3、1945年11月11日,越南共产党自动宣言解散(《萧文上呈第四战区外事处工作成绩简表》,1946年10月。【注】直到1951年2月,越共得到新中国在台前苏联在背后的大力援助、在越北取得对法军的战场主动权后,才公开党的活动)。万保邦回忆:六十军由河内开赴土伦、顺化时,约六万人行进八九日,没有煮过一顿饭,都是越南人民或华侨将饭煮好送给军队。担任方面军司令部警卫的九十三军18师2团副团长邹谷均日记记:双十节,胡志明亲率大批越盟官员到司令部献花祝贺。

这样一来,不仅一方面军首脑,连从军政到外事中央各机关派驻越南的代表,都认为越盟是亲华的和非共产主义的,主张予以扶持。只有中央党部代表邢森洲认为“越盟党多为越共分子,与中共密有联系,敌视本党,虐待华侨,如任由该党掌握政权,则建立之越南必当别走路线……抑且更将贻留无穷后患”(邢森洲致吴铁城电,1945.11.3)。但邢森洲除了给中央党部发电报写报告外没有行动能力,其主张也屡被军政、外事等机关驳斥,而一方面军、特别是实力最强的六十军不仅给了越盟可观的军事援助,在政治上也多予支持。一方面军参谋长马锳讲,当时胡志明几次请求为调解与越南同盟会和国民党的纠纷,他也“乐于为之效劳”。越南同盟会和国民党对于显然有利于越盟的调停,虽然不情愿且多有抱怨,但因是中方即第一方面军出面,只能无奈接受。当同盟会、国民党和越盟相争不下之际,保皇党大有拥保大复辟之势。马锳与司令部其他首脑一商量,干脆釜底抽薪,用飞机强把保大送到云南去了。在越盟政府和法国谈判时,也给予强有力的支持,并且不是像学界长期认为的只是暗中斡旋,而是极机密地直接参加了谈判。在法越谈判僵持不下的关键时刻,代卢汉主持在越事务的马锳派五十三军副军长赵镇藩介入谈判,坚持不签法越协议一方面军就不交防,经多次往返最后迫使法方接受了越方的条件,即法国承认越南为自由之国家,拥有自己的议会、军队、财政,越南为印度支那联邦和法兰西联邦的一员(马锳遗稿,《第一方面军入越接受日军投降纪实》)。1946年3月5日,法方代表团团长萨朗在《法越临时协定》签字后给一方面军司令部的来函亦证实赵镇藩参加了谈判,而且越方拟定的协议文件也是由代表胡志明、武洪卿交由赵镇藩,由赵镇藩交法方签字的。

马锳、万保邦等一方面军首脑扶助越盟,当然不仅仅是吃了越盟给煮的饭,而是基于自身利害的考量。中国深受殖民侵略之苦难,从中央到地方,帮助越南独立这一点是一致的,反对法国重返印支、扶植一个对中国友好的政府这一点也是一致的,但蒋介石是要扶植一个与国民政府友好的政府,而一方面军是要扶植一个与滇系友好的政府。越南同盟会和越南国民党与中国国民党同气连枝,不受滇军操控,其背后的国民党驻越机构又对滇军监控渗透,诸多对立,反之越盟的非共产主义化和亲华表现、特别是亲云南的表现,就得到了一方面军的认可。

滇军之所以全军入越,是受了蒋介石“长期托治越北、并交与云南管理”的利诱。因为争夺云南的控制权,以及龙云交结中共和西南实力派密谋倒蒋,蒋介石筹划去龙已有年,遂乘十余万滇军倾巢入越之机,发动兵变将龙云赶下台。在越滇军对昆明事变情绪激愤,而国民政府改变初衷同意法国重返越北、要将在越滇军调往东北,更加剧了双方矛盾。

托治越南并扶助其独立,当然符合中国利益。但中国军队入越前,局势已和开罗会议商议托管越南时发生很大变化:盟军在欧洲战场胜利和美军在太平洋战场节节获胜逼近日本本土,中国战区的重要性降低。为了让苏联结束对德战争后对日作战,美英与苏联签订了严重侵害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的《雅尔塔密约》。苏联再次攫夺了帝俄时在东北的侵略掠获(旅顺和大连港、中东-南满铁路等),占领或控制外蒙古和东北,而且在木已成舟时才告知中国政府。《蒋介石日记》至少有18篇记及其对前面驱狼后门进虎的悲愤与无奈,在苏联唆使新疆少数民族暴乱、攻陷伊宁等地后,甚至考虑结束抗日战争后再进行抗俄战争(1945年1月29日)。国民政府为了应对苏联和内战,不得不在印支问题上妥协来争取美英法的支持,而且托管越南则予苏联以类似方式施于中国东北、内蒙和新疆的借口,再者印支情况复杂,须避免力量陷在越南。时任外交部驻越特派员和与法国谈判代表凌其翰记述:在派滇军入越受降之初,就暗含解决云南问题,和假道越南移兵东北、以防中共势力坐大的意图。

国民政府与法国在1946年初达成协议:法国交还广州湾租借地,承担中国军队入越军费并对二战时维希法国与日本合作给中国造成的损害予以补偿,对中国在越南的地位和华侨待遇等给予保证,以及中国无偿收回滇越铁路云南段;而中国同意将印支北部的军事行政权移交给法国。滇军方面则是要长期托管越北,要对付的就不是已经投降的几万日军,而是要大举重返印度支那的法军,遂认为扶植越盟并武装越盟部队,可以阻止法国军队向北进犯,对其驻守16度线有利。

中央与地方根本方针的南辕北辙,也就必然使双方在越北实施的路线不一致。国民政府关于越南问题的各部门联席会开了十几次仍是空谈,最后与会者都没兴致再去白费口舌了。而一方面军实力援助越盟,首先让武装力量转处劣势的越南同盟会和国民党遭到了灭顶之灾——越盟在中国军队撤离后便发动进攻,于1946年夏先后攻克越池、永安等地,9月攻克其最后根据地老街,同时将联合政府中的反共亲华成员完全肃清。越盟部队已从一方面军入越试图阻挠时的“作战能力及装备有限,影响不大”(万保邦语),发展成有一定规模和战斗力的队伍。而攻占靠近中国的越北山区,对于此后的越法战争是极其关键的。1946年12月19日,法国撕毁在一方面军斡旋下与越方达成的协议,制造事端并发动大规模进攻,越法战争即第一次印度支那战争爆发。越盟在越北已得到稳固发展,得以在山区开展游击战与法军周旋,并坚持到新中国成立、大举援越即中国援越抗法战争的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