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年度世界投资报告:中国成最大吸资和主要投资国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9/10/21 12:36:12

原标题:联合国年度世界投资报告:中国成最大吸资和主要投资国

原标题:联合国发布年度世界投资报告 亚洲成最大吸收外资地和对外投资地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 张婧昊):24日,联合国发布年度世界投资报告,报告显示,2014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有所下降;亚洲成最大吸收外资地和对外投资地;而中国在去年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吸收外资国和主要的对外投资国。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24日发布的2015《世界投资报告》指出,2014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FDI)下降了1.23万亿美元,即下降16%,新的投资也被一些大的撤资所抵消。然而报告也同时指出,尽管2014年经济增长放缓,但流入东亚和东南亚的外国直接投资总量增长了10%,达到了3810亿美元的历史高位。从次区域看,流入东亚的外国直接投资上涨了12%,达2480亿美元,流入东南亚的外国直接投资增长了5%,为1330亿美元。其中,2014年流入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达1290亿美元,增长约4%。

基于此前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所做的经济分析以及对世界五千家跨国企业进行的关于“截至2017年公司投资意向”的问卷调查结果,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贸发会议)投资和企业司司长、世界投资报告主编詹晓宁阐述了2015年的世界投资走向:“我们用一句话概括,2015年的投资是谨慎乐观,34%的跨国企业认为他们在未来两三年中将扩大对外投资。另外,如果我们看未来经济发展的宏观数据,比如GDP(国内生产总值)和固定资产投资,还有贸易增长情况等主要因素,世界经济在继续缓慢地增长,所以这为投资的恢复增长起到了一个促进作用。另外,这五千家跨国公司手中的现金流已经达到了4.4万亿,高出了金融危机前年平均水平的40%。也就是说,跨国公司有资金可以投入,现在持观望态度,主要的原因有三个:一是世界经济的脆弱性,另外是国际投资政策环境的不稳定性,还有就是地缘政治所产生的一些风险。”

詹晓宁还表示,全球产业链的重心始终向亚洲转移,许多跨国公司把中国作为其首选投资地:“中国仍是跨国公司最看好的投资地,28%的大型跨国公司仍然决定扩大或增加在中国的投资,24%的跨国公司计划增加在美国的投资。全球产业链的重心一直继续向亚洲转移,亚洲发展中经济体的对外投资作为一个整体,去年已经超过了北美和欧盟的对外投资,是最大的对外投资体。亚洲又是全球最大的吸收外资体,去年亚洲发展中国家作为一个整体吸收了将近7千亿美元的外资,欧盟才吸收了3千多亿,北美不到2千亿,所以这个差距是很大的。看对外投资,亚洲发展中国家的对外投资发展非常快,当然亚洲的对外投资主要还是集中在亚洲部分,是地区性的投资,所以它的产业链基本上是地区性产业链。”

去年,中国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吸收外资国;同时中国的对外投资发展迅速,基本上接近了吸收外资的水平:“中国对外投资发展速度远远超过吸收外资的速度,去年中国吸收外资达到历史新高——1290亿(美元),但它的增长幅度是4%左右;中国对外投资已经达到1160亿美元,基本上接近了吸收外资的水平。关于潜力,有两点需要注意:第一,中国很多大的企业在香港的对外投资如果算到中国对外投资上面,和中国企业在海外融资并投资的数量加起来的话,中国的对外投资已经超过了中国吸收外资,即中国已经成为了一个主要的对外投资国,对外投资增长速度去年增长15%。90年代时,中国的吸收外资和对外投资之比是18:1,2004年是11:1,现在基本上是1:1。”

而谈及到中国经济和对外投资的快速发展,詹晓宁表示,“一带一路”政策起到了引领与促进作用:“‘一带一路’的建立和现在全球自身的产业结构调整是相辅相成的,因为‘验证式发展’已经在形成,低端制造业从中国的流出走向何方,实际上‘一带一路’战略起到了引领作用。基础设施的建设和地区合作的加强,都会使新的产业链,低端制造、服务业,特别是商业服务,以及新的资源开发的投资流向起到引领作用。”

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出台和一些配套设施,如亚洲基础设施银行、丝路基金等的出现,中国对外投资的增长速度会更快,也会更加速中国企业走出去。然而,随着中国对外投资不断扩大,詹晓宁也指出中国企业会面临一系列的挑战,有些还是很大的挑战,他说:“首先,中国对外投资有很大一部分是基础设施投资,这是我们的优势,在电力、铁路高铁方面。基础设施投资就是投资期长,回报的时间长,再有就是在所在投资国的政治稳定性和地缘冲突会造成的一些不确定因素等,都会给投资造成困难。另外,因为是基础设施,所以会对当地的环境、社会、人居、土地、资源都会有很大的影响和改变,在这种情况下,投资的难度会很大,投资的可持续性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还有,我们的企业如何强化企业社会责任,成为当地一个负责任的企业,这个非常重要,而且不仅仅是政府倡导问题,而是应该立法或有些法规。”

詹晓宁还表示,作为中国政府,应该加大与周边地区投资保护协定的签订,保证投资关系的稳定性要做很多工作,比如投资促进和投资便利,特别是投资保护和投资风险的担保,包括政治风险、战争风险等担保都面临着很多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