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好自为之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8/07/23 12:18:55

青春,好自为之

微时光

1

狐朋喜欢小右,未果。交了新女朋友,被分手。

后来莫名修得美满,和小右在一起。

狐朋当然很殷勤,小右就把接受这殷勤,当成对狐朋的赏赐。

小右这个人矫情程度爆表。一群人聚餐,小右坐车姗姗来迟。大雪天,狐朋在车站等。

一群人在小饭馆里不耐烦。纷纷给小右打电话。左打不回,右打不接。

终于人驾到了。狐朋手乱脚乱接很多杯子:“这酒该罚,该罚!该罚!”

小右是个除了赞美她的话题以外,对别的话题都不感兴趣的人。觉得好无聊。

她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把菜碟子收了收,趴在桌子上睡觉。

一群人大眼瞪小眼。组局的脸上挂不住了,站起来笑:“我第一次请你吃饭,就睡着了。这也太不给面子了吧。”

小右鼓了鼓嘴巴,心想我才没有啊。眼皮也没抬一下。

狐朋很尴尬:“她今天特别累了,咱们吃咱们的。来来来,我敬你。”

狐朋的室友,冲出来暖场,帮小右布菜:“快尝尝这个烧鹅,味道不错的!”

小右扯扯狐朋的袖子,嫌弃地指一指:“咦,谁吃这个呀!”

狐朋换走她的碗,冲室友笑笑:“她从小就不吃鸡鸭鹅,来来,咱们喝酒。”

小右也不是很在乎,狐朋到底喝了多少。

一伙人悻悻而散。

风寒,雪冷,狐朋在小酒馆旁的路边,吐到天翻地覆。

小右站在半米外,远远伸出胳膊,装作拍拍他的背:“你还好吧?这里好冷啊!快走了啦!”

狐朋吐到摇头都没力气。

小右站得更远:“哎呀,我要回宿舍看电视了啊。今天星期三,更新两集啊,她们都看完了呢,就我还没看呢。”

她没有看见,狐朋的眼泪。

她想了想:“要不,我自己先回去啦?”

狐朋挣扎:“这么冷的天,我送你。”

2

狐朋就像个烂好人。

像是所有女生的知心姐姐。永远对所有姑娘致以最诚挚的关心。当然,如果姑娘你想来点别的,他也不是不能考虑。

狐朋陪小右去上课,和左手边的女同学聊得起劲:“咦,你和我室友是老乡啊。”到最后开心互留号码。

小右觉得,这简直就是对她的侮辱。

下课。狐朋交代小右:“我去下洗手间,你等我。”

小右哼了一声。

狐朋一转身,小右抬脚就走。

黑漆漆的路,挤满了下晚课的同学。

狐朋着急忙慌,一边拿手机“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一边向磕碰到的人道歉。问小右的室友,才知道她早回了宿舍。只是不肯接他电话而已。

于是狐朋在楼下等了整整一夜。

等到天亮。室友下来,递给他一个包:“小右让我拿给你的。”

狐朋一件一件翻东西。

他们第一次逛街时,他送她的一顶帽子。本子,笔,卡带。

记忆。证据。

狐朋想去哀求。解释。流泪。保证。

只是小右根本不接电话。只好和别的姑娘打听。

一会听说她从另一侧的门走了,去了图书馆。找不到又去教学楼。再回宿舍楼下。几番折腾。

什么也没折腾到。干脆和帮忙的姑娘一块吃饭去了。

小右其实感动,想找狐朋吃饭。可一看,他已经有说有笑,吃过了。无名火,蹭蹭又起。

小右还是去找狐朋。

狐朋简直高兴到屁股尿流。

小右说:“我的校园卡在你那里吧?学霸要借书,她的不够用,想把我的也拿去,你先还我吧。”

狐朋不疑有他,狗腿子一样乐。

小右冷冷拿回自己的卡。一干二净,手机号码都换了。

大动干戈闹分手。

情绪过去了,小右就会忘掉计较,她之前死死揪住的狐朋的感情污点。

毕竟,狐朋是她和周围世界之间的翻译。是独家定制的,只有她一个演员的大舞台。

于是再莫名其妙和好。

3

可是小右无论如何不能释怀。隔三差五,一有风吹草动,她心里的那根刺,就会像毒瘾一样,又犯。

她就要跳出来,狠狠离开狐朋,你不够喜欢我,所以我不要你。

频繁地闹分手。小右从冷战,到吵架,到动手。

周六下午的校园门口。狐朋堵着小右:“求求你,和我说话。”

小右东张西望,始终不讲话。无聊观察路人。不巧,看见了狐朋路过的前女友。

小右暴走,一言不发就要离开。狐朋死活拉着不放。

于是两个人拉拉扯扯推推搡搡,非常难看。

小右的气愤和委屈,最终决绝爆发。

她像个神经病,哭得披头散发,吸着鼻涕,咬着牙,一巴掌一巴掌,打在狐朋脸上:“这就是你所谓的喜欢?你凭什么说你喜欢我?那当初,你为什么和她在一起?她如果不和你分手,你们是不是到今天都还在一起?你就是这么喜欢我的?”

狐朋泪流满面,不知要如何解释。

小右吵累了。

整个人就安静了下来。觉得饿了。她忽然说:“晚饭我想吃桂林米粉。”

狐朋反应不过来。

小右不耐烦:“你去帮我买,不要辣的,不要有胡萝卜,不要生菜。”

狐朋买来。还有她爱喝的金桔柠檬。陪她看《英雄》。

小右终于想起来问:“咦,你不饿吗?”

狐朋终于累了。

我把心掏给你看,可是你看不懂。我只是你生活的雇佣兵和长工。

我给你看我的心,是怎么样碎成了一片一片又一片,可是你根本不想懂。

狐朋离开了小右。

他仍然在乎。但是他可以去适应,不去掏心掏肺对一个人。折腾自己这种事情,总是比较容易制止的。

小右不一样。只剩下她一个人,茫然站在世界中心。

周围的人,都被她有意无意得罪过,或者将要被她有意无意得罪。

她连一点最基本的处世能力都没有。

从前,狐朋是她的培训班,她的防弹墙,隔开了她和她自己需要面对的东西。

现在狐朋离开了。她是零蛋。

她去挽留。可是她除了哭和无理取闹,什么也不会。

4

只是,喜欢是一颗树。会长成,会盛开,会死掉。

如果从来不照看,只一颗一颗,揪下来想要的甜甜的果子。到最后,只能守着一树荒芜,度过漫长的寒冬。

碰了多少次壁以后,小右才终于在别人的影子里,看见自己的过错。

多年以后。小右在不恰当的场合,对着不恰当的人。想起当时的少年,捧在掌中送给她,被她摔坏过的一颗心。哭到不能自抑。

可是早已晚了。

他们偶尔,能够恢复到最基本的客套交谈。

小右有焦虑症。凌晨一点,给远在另一个城市的狐朋打电话,说自己工作上的鸡毛蒜皮。狐朋像分析师一样给出一二三。

于是小右就会打第二次。是白天,狐朋挂断,回短信,我不方便接电话。小右失落。半个小时后接到他的回电,用的是公司的固话。冷淡。

小右还会打第三次。只是狐朋已不会再回。

小右反复看着通讯录里狐朋的名字。看到凌晨三点。疲惫,恐惧,孤独,泪水夺眶而出,终于还是按了拨号。铃声还没有响起,觉得做错了事,慌张挂掉。

小右终于能够死心塌地明白,他不再是围着她转的少年。也不是愿与她温暖交谈的故人。深夜给别人打电话,不合适。

为什么曾经以为,一两句头昏脑热的誓言,可以敌得过流年千刀万剐,为你一帧一帧放大,在你面前最放肆的人,千万般缺点。

一个人信誓旦旦去承诺。一个人振振有辞去责备。

为什么以爱情的名义,填补自己的孤独,隐藏自己的空洞,装饰自己的虚荣。

又因为寂寞和无能,而索要爱情。

又因为爱情,去向别人的毒瘾妥协。

青春,好自为之。

QQ:951465902—商业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