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积仁:花白头发再创业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8/10/22 07:02:45

‍‍‍‍‍‍‍‍‍‍‍‍

刘积仁|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东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

导读:他是中国自己培养的第一位计算机应用专博士,32岁当上了中国最年轻的教授,会拉二胡,会画画,喜欢听波切利的歌剧,收集了大量的意大利歌剧碟片,亲自设计了至今看起来在审美上一点都不落伍的东软软件园,他还让自己沉浸在书籍和艺术中。‍‍

刘积仁今年已经60岁了,每天早上依然喜欢听着音乐慢跑10公里。

2015年,弘毅投资、高盛等联手投资东软医疗和东软熙康37亿人民币,刷新了国内互联网医疗领域最大单笔融资纪录,面对头发花白的东软集团董事长刘积仁,投资人笑称:“投资你最大的风险就是你年纪太大。”

刘积仁花白头发,有一副高大的身材,一眼看上去不太像个企业家,甚至不太像大学教授,他有着一种天生的艺术家气质,打上领结穿上燕尾服可以站到乐池中去拉小提琴。

刘积仁有着一串十分辉煌的职业履历。

他是中国自己培养的第一位计算机应用专博士,32岁当上了中国最年轻的教授,身为东软集团董事长兼东北大学副校长、东软集团的缔造者和设计者,业余生活爱好十分丰富,他会拉二胡,会画画,喜欢听波切利的歌剧,收集了大量的意大利歌剧碟片,亲自设计了至今看起来在审美上一点都不落伍的东软软件园,休息的时间,他会让自己沉浸在书籍和艺术中。

刘积仁喜欢拿“猫有九条命”来说东软每5年就换一个活法。从软件外包、IT解决方案到医疗设备制造和软件教育,再到如今的大健康O2O领域,非常复杂的产品线,拥有近2万名员工。

东软这家企业看起来不温不火,却始终保持着中国软件行业绝对龙头老大的地位,它总是在拿今天的利润去为明天的成长做准备,以此保证企业持续健康地活下去。东软庞杂业务线是东软20多年持续转型的历史产物,它也勾勒出了一条社会发展的脉络,时代的企业必须做出适应时代需求的产品,跟着时代的脉搏一起跳动。

它的节奏不是百米冲刺,更像是一场长跑。

我相信,每个人都有他的生命底色和节奏,只不过很多人在前进的路途中搞丢了。在我的观察中,刘积仁很好地保持了自己的生命底色和节奏,他是这样一位有点特点的企业家。

何为成功

在十多年的记者经历中,有很多个令人难忘的moment,采访刘积仁无疑是其中的一个moment,对他的采访让我看到了一个企业家所追求的一种境界:不但成功而且丰富的人生。

2010年春节前夕。沈阳。在这个显得有点灰蒙蒙的东北老工业城市里,坐落在浑河南岸的东软软件园显得那么美丽、宁静、肃雅。

刘积仁刚刚从欧洲回国,我们赶他的时间从北京来到沈阳,在沈阳机场一会面就立即开始了工作。

刘积仁说他这一路都是雪花飞舞,在达沃斯时大雪纷飞,到德国又是白雪皑皑,回到沈阳的这一天本来是阳光温煦,夜里却又不期然地落了一场大雪。

我开玩笑说:“水象征着财,刘老师您这一路财运相随啊。”

刘老师身份是东软集团董事长,在东软,上上下下却都称他为“刘老师”,这是东软企业中十分独特的校园文化。据说,在整个东软,儒雅的刘老师有很多女粉丝,甚至连采访过他的日本女记者回去后也变成了他的粉丝。

在沈阳的最后一天,冒着东北三九天透彻心肺的清寒,我们在园区中心的湖边拍摄纪实段落。

看着落满积雪的湖面,刘老师向我讲述当初他们为什么要在现金流十分紧张的情况下建软件园。

他的目光看向远方,思绪像是回到了遥远的过去,他有些动情地回忆道,他在美国做博士论文的时候,在美国的NBS一个国家的实验室,实验室外面有大片的绿地湖泊,里面还有很多小动物,风景十分美丽,那个时候中国经济还是相对比较落后,这让刘积仁很受刺激:

“我那个时候就在想,要有一天我要回国的话,我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也同样做成这样一个园区,能让中国的年轻人,那个时候期待在美国才能实现的梦想,在中国也能够实现。因为当时我们到美国留学的时候,很多人都不回来,那么我想我回来,如果能完成这样一个使命,对我来讲,可能也是一个追求。”

这个时候,我发现刘老师的眼睛里竟然有一点湿润。我鼻子也忍不住有些发酸,在冰天雪地中掉下泪来。

可是在正式采访时,我偏偏这么问他,我说:“可能也有人说,您建这么好的软件园,是因为您自己不是大股东。”刘积仁回答:“应该说是这样。”我又继续问:“这么舍得花钱,是因为您自己不是大股东?”

刘积仁说:“如果说我要想做大股东的话,可能东软也没有钱来盖这个园子了,这是因为在过去的发展中,东软的几千名的员工都拥有了股份,我们才有这个钱盖这个房子。如果从最开始的时候,公司创立的时候,我就要把这个公司变成我的所有,可能公司创立五年就没有了。”

在刘积仁看来,一个人对财富有两种选择,一种选择是创造更多的个人的财富,然后在离开的时候,撒尽这些资产,贡献于社会。

还有一种,是和所有跟自己创业的人一起分享这个成功。他更愿意和大家分享,让每个人都能够创造价值,每个人都能分享财富,这对东软这样一家以人为核心的企业十分重要。

刘老师讲得很正确,但还没有说服我,我又继续问他:“有人说是因为您不是大股东,不是自掏腰包,所以您舍得花钱来做这么精益求精的软件园。”

这回,刘老师被我“逼”得无路可退了。

他说:“这是两回事,从东软创业的历史上,如果做一个企业所有的投资,都和你个人的利益绑在一起的时候,你当然会遇到很多的问题,比如说你敢冒险吗?是你自己的企业,你就不敢冒险吗?你就不应该创造一个事业吗?你是一个大股东,你就不应该做这个事吗?所以那种人,道理上是做不成事的。”

这段话道出了一个实情,除了判断力和意志力之外,做企业的过程更是修炼“无我”的一个过程,而“无我”也是企业家超越自我,通往幸福的一个阶梯。

我大概听明白,不过还是不肯罢休,想让他说得更清楚,继续问道:“那么,如果您自己是大股东的话,这个企业您会选择更冒险,还是选择更安全的做法?”

刘积仁回答:“对我来讲,因为我本来就是个教授,我最差回到教授这个位置去教书,在这个底线之下,我什么样的风险我都敢于冒,这是一个人成长的一个过程。不是说你今天获得了一些东西,你就一定要保持这个现状。一个企业的成长跟企业家敢于冒险、敢于投资、敢于判断这件事情是直接相关的,这是一个企业领导人发展商业的一个基本素质,不然的话,你当然就没有成长的空间了。”

我听懂了刘老师的“底线”,我说:“知识是偷不走的,知识是不会失去的,所以你永远是安全的。”

这一回,轮到刘老师不肯罢休了,他说:“但是知识很可能会没有价值,所以拥有知识的人不一定能创造价值,而看似没有知识的人,有可能创造了出奇的财富,除了知识以外,还要有跟市场的结合。”

我终于输给了刘老师,但输得十分快乐。

何为丰富

第一次知道刘积仁的名字是在一个节目里。他谈了些什么已经不记得,他所领导的东软究竟是怎样一个企业,也不完全清楚。

但是,他有一种状态我捕捉到了,我感觉到他是一个生命状态很丰富的人。

东软是一个十分复杂的企业,但这不是我们通常所说社会意义上的“复杂”,而是商业模式上的复杂。我觉得,这种复杂大概也是一种“丰富”。

东软的员工评价说,刘老师是能把他所掌握的资源运用到极致的人,同时,刘老师又是一个十分淡泊的人,是一个精神世界十分丰富和浪漫的人。

人还是要有所爱好,那些看似没用的东西给人真正的滋养和灵感。

我问过另外一位和刘老师比较熟悉的企业家,我说:您觉得刘老师在中国企业家群体里算是怎样的一个企业家呢?他说:是令人尊敬的企业家。我说:“我非常认同。”

刘老师说,做企业可以“修身养性”。他给自己的幸福感打了一个高分,90分。他说,如果一个企业家的幸福感达不到70分,就已经不适合做企业了。

这个世界上原本就没有完美,包括追求完美的刘老师也是一样,比方说他说话十分擅长铺排,是用英语的文法来讲中文,可以说满满一页纸都没有说完一句话,定语在第一行,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后,补语在最后一行。

也许,等到很多年以后,我和很多人已经失去联系,但是,当我想起刘老师的时候,我可能会去看望他。也许送给他一本书,也许送给他一束花,一瓶酒,聊几句家常。

人的一生原本就应该像一首协奏曲,它是有很多个乐器,很多种音色,也应该像一副画,有很多个颜色,赤橙黄绿青蓝紫。

刘老师最欣赏的是骆驼精神,他的办公室就挂了一副骆驼的画。但他现在最大的一个愿望是退休后,可以有时间到法国南部去旅旅游,写写书。

来源:亲见企业家(weisudewa1),作者:贾梦霞/资深媒体人,专栏作者。央视财经频道前《商道》栏目专访记者,《电视信仰》作者,第15届《财经》杂志奖学金获得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