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行情一般,投资实体是自然而然的事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8/12/13 23:05:17

原标题:股市行情一般,投资实体是自然而然的事

太鲁科技董事长吉维群

太鲁科技的核心材料叫亚微米超细铜粉。

上周,重庆资本市场发生了一件引发资本界高度关注的事。其核心就是创业+资本。

位于重庆金凤电子信息产业园的重庆太鲁科技发展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亚微米铜基新材料开发生产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和擅长在股市中搏杀的私募基金重庆诺鼎资产管理公司签订合约,诺鼎资产以100万元入股太鲁科技,成为创业股东之一。

100万元在资本市场,这可能就相当于一粒芝麻。

但是,资本界关注这件事,并不是因为这一粒芝麻,而是看到了这粒芝麻可能开出的花。

而资本界关注一家创业型的高新技术企业,已成功获得了A轮融资,为什么在筹备登陆新三板和获得B轮融资前夕,让诺鼎资产火线入股?诺鼎资产为什么跑去投资实体企业?

太鲁已获A轮融资1000万元

太鲁科技的核心基础材料——亚微米铜粉,是一种大小介于纳米铜粉与传统工业铜粉之间的高技术新材料。产自含铜废弃物,经过技术处理添加进传统润滑油后,实现了润滑油的品质提升,并成为高科技功能性新材料,流体自保护、流体自清洁、铜合金自修复与铜基催化燃烧,可广泛应用于能源、环保、船舶等领域。

太鲁科技的铜基衍生系列产品具备高科技功能新材料概念。尽管生产的也是有色金属衍生材料,即使价格只有国外产品的20%,如果能年产100吨,铜粉销售额也能达到1.5亿元,而铜基衍生产品的销售更可以达到5亿元左右,属于实体产业中的高科技、高附加值与轻资产。

“我们的产品科技含量极高,在国外主要用于军工、航天与特殊领域,我们打破了国外封锁,与重庆大学建立联合实验室,先从民用、工业领域开始,服务于节能减排与传统产业升级,助力我国机械加工与设备运行赶超世界先进水平。”太鲁科技董事长吉维群介绍产品时,掩藏不住自己的骄傲。

49岁的吉维群,曾在渝钛白担任总工程师。2012年,太鲁科技成功地从软银中国获得了A轮融资1000万元(A轮融资指创业公司获得第一轮融资)。这是很多创客梦寐以求的事。一位产品部工作人员说,他干了3年多了,现在工资四千多块钱,“我们做技术的想法不多,主要对吉总做事很认同,也看好企业前景。”

采访间隙,记者和一位员工攀谈,他说,软银入股对公司最大的改变,是终于建起了自己的厂房和实验室,完成了60多项产品与应用检测报告。之前公司连厂房都没有。

面对的诱惑还是很多的

“这几年我们一直努力地争取资金支持,参加各种各样的发明展会,发表各种论文。”吉维群说,这让公司获得了重庆高新区的关注,他们给予太鲁科技超过300多万元的政府补贴,同时将公司引入金凤电子信息产业园,给予生产及办公场所3年免租待遇。

在打响名气后,太鲁科技渐渐吸引了资本市场更多的眼球,有部分机构抛来了一些诱惑:有的提出通过项目征地、拿厂房,之后找政府要补贴;有表示,希望投入数千万元入股,管理层可以持有部分技术股,但放弃经营权;还有风投提出直接对赌,在规定年限内上主板,不然就取得公司控制权。

吉维群表示,在选择机构时,他希望能具有共同理念,有资金更要有资源。

资本要和企业一起干活

直到今年4月前,太鲁科技的产品看着都很“寒碜”。一个个包装简陋的塑料瓶里,装着亚微米铜粉,或者粘稠的铜浆。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品质低劣。

这时,诺鼎资产适时出现,帮助太鲁科技完成了对一家下游企业的并购整合。诺鼎资产介入后,对两家企业财务做了规范。太鲁科技终于有了第一批包装漂亮的产品——添加了亚微米铜粉的润滑油。并购结束后,诺鼎资产100万元入股太鲁科技。

据介绍,诺鼎团队在帮助太鲁科技进行财务税收设计、可行性分析、资本市场规划时,均体现出很深的专业背景,帮助太鲁科技很快理清问题,找到突破口,顺利拿到了某大企业的订单;其次,诺鼎团队能换位思考,帮助企业管理层实现市值管理。

“我一直认为,企业和资本应该携手并进。”吉维群说,尽管一直缺钱,但他希望风投不光是投钱,而要有产业发展理念、有资源、能帮助企业打造更大的平台。换句话说,“请你进来,大家能一起干活,好戏还在后面呢。”

最近,太鲁科技正在与西南证券签约,筹备挂牌新三板,也即将迎来B轮融资。吉维群很理性,他希望B轮融资规模仍在1000万元左右。

炒股经能应用到实体

诺鼎资产总经理曾宪钊以前是上海某大型券商的首席策略分析师,后来担任重庆财富中心执行董事。这位炒股达人该怎么解读投资呢?“你是不是觉得,股市行情不好,我就转向做实体经济了。”曾宪钊开玩笑地说,投资太鲁科技当然有不少机缘巧合,但从本质上说,选成长股和选成长企业其实是一样的。在股市表现一般的时候,转向实体经济是自然而然的事。

“对个股长期投资时做的估值分析、产业链研究、公司管理层分析,这一点完全可以应用到投资实体经济上。”曾宪钊表示,初创企业利润普遍较低,大多用市值或市销率来进行估值,这个时候公司管理团队分析占比更为重要。因此,在重庆的太鲁科技,因为相互熟悉,是比陌生的上市公司更好的投资标的。

曾宪钊认为,股票私募可以帮助企业的地方很多。最关键的是能把已上市公司的发展经验向初创型公司传递,或者帮助初创型公司寻求合作。

“我们不是纯粹的技术派,或者像研究K线图这样自上而下地选股,或者专注于市场大变化,做波段操作。”曾宪钊总结,技术派私募转投实体经济难度比较大,而且也不是他们的优势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