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日军掠上千儿童学开自杀飞机,谎称改造中国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7/11/19 06:03:23

1945年夏的一天,有个日军翻译恶狠狠地对我们说,这是在越南,不是在中国,要听话,还说要把我们30多位难童送到日本去。表现好的,勇敢的,不怕死的,就去学开飞机;表现坏的、不听话的就扔进日本海淹死。

日军掠上千儿童学开自杀飞机,送去日本只为”改造中国“?

据广东省档案馆藏国民党政府档案记载,华南日军仅在广东一地就掳掠了上千名儿童,经广西南宁一路前往越南谅山,后因德国投降奉令返回广西、湖南、湖北等地。日本投降后,国民党宪兵第十二兵团在武昌解救了被日军丢弃的12名难童,并猜测日军准备掳掠儿童回国内“补充兵源”,或“驾驶自杀性飞机”。

16岁的李居昌是其中一名被解救的粤童。后来他回忆起被掳越南谅山时说:“1945年夏的一天,有个日军翻译恶狠狠地对我们说,这是在越南,不是在中国,要听话,还说要把我们30多位难童送到日本去。表现好的,勇敢的,不怕死的,就去学开飞机;表现坏的、不听话的就扔进日本海淹死。我们不知道原因,也不敢问日本人。又过了一个星期左右,日军操着生硬的普通话对我们说,‘我们要回家了,不打仗了。’我问我们怎么办?有位40多岁的日本老兵说,要带我们到日本鹿儿岛去训练当兵。”

所幸的是,日军还来不及将所掠儿童掳往鹿儿岛就投降了,李居昌等人没有像山田文博一样充当日本军阀的炮灰。

广州造纸厂所有设备曾被劫到日本8年后才追回

日军掠上千儿童学开自杀飞机,送去日本只为”改造中国“?

据介绍,广州沦陷后,日本将机器劫运回本土前,日军就将纸厂侵占,并将其改名成“王子制纸广东工场”。10年前,广纸厂工人在附近的南石西村,发现了一块石碑。

日军掠上千儿童学开自杀飞机,送去日本只为”改造中国“?

左边人物为当年广东造纸厂厂长。  昨日,时报刊登的新闻《日本投降前掠走数千广东儿童》引起了各方关注。时报记者昨日在广州市档案馆翻阅相关历史资料,获悉了当年这些可怜的广东儿童曾经在武昌流浪,而当年的广州警方也下大力气四处寻找这些被掠的儿童,并提出一旦发现就给予收容救济。然而让人发愁的是,被掠儿童至今杳无音讯。而广东首个发现这一秘密的研究日军侵粤专家官丽珍,又向记者爆出另一大料:广州造纸厂所有设备曾同时遭劫运到日本,之后被追回!

日军掠上千儿童学开自杀飞机,送去日本只为”改造中国“?

史载武昌发现部分流浪儿童

记者昨日在广州市档案馆翻阅相关历史资料,发现有关遭掠广东儿童下落的唯一档案。这卷记录日本罪行的珍贵档案号码为8—1—451,在所有卷宗的第17页,档案的原始内容为:“广州市警察局训令(民国35年元月二十二日)令各分局现奉广州市政府本年元月十四日第三五号训令开:现奉社会部电开报日本南支派遣队在粤捕我国儿童数千名,图运返国,自投降后,此辈儿童流浪四方,武昌已有发现等情。仰该处注意调查此类难童,如有发现应予收容救济等。各县市局注意调查收容救济外相应电请查照办理为荷。”落款为当时的广州市警察局长李国俊。

从这宗档案中我们可以了解到,这是当时广州市警察局发往各分局的训令,训令发布的时间是民国35年,也就是1946年。档案透露,日本曾在广东掠走数千儿童,企图运回日本,后来因为战败计划没有得逞。被捕捉的广东儿童得以生还,但是流浪四方,湖北武昌已经发现了部分流浪的广东儿童。

广州十八亩直街3童被掠

日军掠上千儿童学开自杀飞机,送去日本只为”改造中国“?

而在广州市档案馆编号为7—5—183的名为《日军劫夺之儿童》的卷宗里,还记载了部分被掠的儿童姓名、家长姓名和住址等信息。从所列的表格中,记者了解到,被掠夺幼童的姓名有利伟、刘自勉和陈希贤,他们的家长姓名分别为利泳、刘芳和陈锡恩,家庭住址为十八亩直街27号、十八亩直街10号和积善里1号之一,被掠夺的时间分别为1945年7月24日、1945年5月和1945年6月24日,被掠夺的地点在十八亩直街、静慧路和西湖路。也就是说,在广州这个重镇,仅十八亩直街一带至少有3名儿童被掠!

日军掠上千儿童学开自杀飞机,送去日本只为”改造中国“?

被掠地仍在但故人已杳

根据档案上的记载,记者昨日寻访了这3个被掠儿童当年居住的地方。虽然历经了60载,十八亩直街27号、十八亩直街10号和积善里1号之一这3个地方仍然还在,十八亩直街属于现在广州市海珠区龙凤街鹤兴居委会管辖,积善里属于海珠区龙凤街的鹤洲居委会管辖。虽然家庭住址还在,但档案中记载的姓名,现在居委的户籍中都无法查到这些人。而现住在这3个地方的居民对此也都不知道。

记者前昨两天采访了广州乃至广东的10多名文史专家,发现全部对这份《日军劫夺之儿童》档案毫无所知,仅有广东省党史研究室研究员官丽珍一人,因四年前撰写《对和平和人道的肆虐——1937至1945年日军侵粤述略》一书里,意外发现并第一人查阅了这份档案。让她伤感的是,之后一直没有查到相关的档案可以说明被掠儿童的下落。

民国三十年(即1941年)4月5日出版的第44期《抗战旬刊》在醒目位置记载着这样一则消息。标题为《十块钱一个儿童,市桥汉奸替敌收买》,文中这样描述:

日寇侵略中国后,曾在许多地方抢夺我国大批12岁以下之儿童,运输返日,施以奴化教育,以备将来做战争的牺牲品。香港报载,潮汕已有类似事件发生,但却以收买代替抢夺,每名儿童值价五百元云云。此种骇人听闻之事情,不料近日亦发生于本市。

此种儿童收买佬都是流氓地痞,他们经常穿插于施术所,进行欺骗收买,价钱仅十元左右。现已有数难童被买去。

送去日本是为了“改造中国”

在这份档案12人的名单中,何世瑞于民国三十三年(1944年)八月十五日与200多名儿童一起在广东被掠,随后随日军山川部队“辗转于桂林、安南、云南、湖南等地”;闫听宣是在民国三十三年九月在河南郾城被日军所掠;蒋喜洪和陈牛在香港被掠;黄树根、黄树深兄弟在贵州芒场被掠;梁国祥于广东增城被掠;李居昌在广东顺德被掠;李荣昌在东莞被掠;余德容在开平被掠;刘毅昌在惠州被掠;张财旺在广东沙城被掠。

从档案中可以得知,这批难童大部分是日军“原部队”,也就是南支派遣军在各地抓捕的,到岳州后改随山森汽车队到武昌。

在日军部队中,难童中“年龄较大及笨拙者则做苦工及搬运重物,较少或敏活者则做奴仆使用”。日军还对孩子们宣布,要送他们去日本接受教育,以便日后“改造中国”。

从这份档案中得出结论,日军之所以要将孩子们送往日本,无外乎“增加人口或作为补充兵源之用,及驾驶自杀性飞机”。同时建议,查明该部队主官,列入战犯名单。

《意见书》还写明,12名难童当中,除了何世瑞和黄氏兄弟外,其他9人的家庭经连年战乱,存亡未卜,只能慢慢寻找。

被掠难童应该还有在世者

专家指出,这件档案的价值极为重大。在抗战期间,日军在各地抓捕的中国儿童达数千名之多,企图偷运回日本。广州市档案馆的一份档案中,也有三名广州儿童利伟、刘自勉、陈希贤被掠的记录。但是日军此举的目的一直无法弄清楚。如今这份档案的公布,提供了一个重要的线索。而且,当年那些儿童年龄应该大多在十几岁,60年后的今天也就是70—80岁之间,应该还有不少人仍在世。寻找到这批老人,让他们讲述那段尘封的历史,将是对日本军国主义最有力的控诉。

为何惊天阴谋竟知者寥寥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对于60年前日军的这一惊天阴谋,国内知者寥寥。甚至不少抗战史专家听到此事也感茫然。为什么这个秘密竟然能保守得如此之好,有专家指出,日本南支派遣队实施的捕捉行动是相对秘密进行的,抗日胜利后,当时的广州政府、广东政府要一级一级呈报,知情范围有限。从1945年到1949年政局动荡,当时的政府无暇顾及这个。解放战争结束后,由于各种原因这卷档案也成为一页历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