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神涂鸦是如何拍出5亿+的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21/03/03 11:01:41

讲真,这些作品真是走心的吗?

文 | 易长苏

在11月的纽约苏富比拍卖会上,已故美国抽象艺术大师汤伯利的作品《黑板》创下了7053万美元(4.49亿人民币)的天价。一起感受下:

《黑板》

这幅画里黑板上的6行连续圈圈,是画家坐在朋友肩上,让对方随意晃动,用粉笔在黑板上不间断画出的。

有网友说,只有药房能看得懂,是该吃药了。这明明就是医生与药师之间的暗号。

其实能聊(微信号:talkable)小组认为,这并非简单的圈圈,每个圈的长宽都是按照黄金比例精确计算,又靠着优美的线条一气呵成,酣畅淋漓,让人看着特别舒服。黑白的配色永远不会过时,摆放家里凸显品味……对不起,编不下去了。

在苏富比和佳士得两个全球最大的拍卖行,每年各类作品的成交额达数十亿,各种大师名家的经典作品还有古代流传下来的历史精品都让买家们流连忘返,但也有天价成交的作品让网友们大呼看不懂。

在2013年纽约苏富比拍卖会上,克拉克镰叶纹地毯被一位匿名藏家以3376.5万美元(约2亿人民币)拍下。这条长8英尺9英寸、宽6英尺5英寸的纯手工编织地毯,由羊毛、棉花和丝绸织成,被称作“地毯编织史上最好的作品”。

克拉克镰叶纹地毯

苏富比专家说:“当你从100码开外看它,会觉得它很棒,而你越靠近,越发现它格外迷人。”

越靠近越迷人?真的不是越靠近头越晕吗?

2015秋拍保利香港三周年,东南亚艺术家陈文希的作品《群居》,以约230万港元的价格成交。

《群居》

群居,到底是什么群居,作者如此煞费苦心一定是想给我们留下想象空间。

2015秋拍保利香港三周年,艺术家赵无极作品《田野》,成交价大约1770万港元。

《田野》

这确定不是排错了版的甲骨文?

一幅由美国艺术家罗伯特·雷曼创作的油画在今年纽约苏富比上也颇为引人注目。这幅几乎全白的画作《无题》估价高达1500万至2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9000万至1.2亿元)。不仅让艺术门外汉目瞪口呆,也让业内人士很是吃惊。

《无题》

这幅画值这么多钱,先去哭一会儿。

一幅名为《橙,红,黄》的抽象画近日在佳士得拍出约5.47亿人民币的天价,惹来一片惊诧议论之声。该画由著名抽象派画家马克·罗斯科所作。

《橙,红,黄》

不是在逗我们玩吧,这是啥造型?

美国著名画家杰克逊·波洛克的《1948年第五号》,成交价1.4亿美元,约8.9亿人民币。

《1948年第五号》

这幅画画在一副长243.8厘米,宽120.9厘米的画布上,是画家波洛克以“滴洒法”——用笔或勺将颜色滴洒在画布上创作的。

据公开报道,画作在创作的时候,是将沙、玻璃碎片和其他东西掺杂在颜料里面,混合成为稠厚的流体,踏着舞步似地走动,用棍棒蘸上油漆,以特有的滴溅泼洒的艺术手法任其在画布上滴流进行创作,运用稠密的棕黄色、白色、栗色、黑色等颜料,随意泼洒,因为“狂野而富有张力的色彩线条有着自身的逻辑、偶然效果和音乐的节奏”。

波洛克声称,他预先不知道画什么,经过了一个认知阶段后,才看到自己到底画了什么。有评论说,他的作品“反映了美国人民主自由、不墨守成规、勇于进取、不断开掘宏观世界和内在意识深处的精神,也表现了他们在高度工业化社会中的忧虑、焦灼和不安。”

好像听懂了作者的话,的确意义深刻。

马克·罗斯科1951年画作《No.21》,以4496.5万美元成交,约2.8亿人民币。

《No.21》

罗斯科是现代艺术史中一位杰出的抽象派画家。有评论说,虽然在教科书里,他可能只会在上世纪50年代美国抽象表现主义绘画一章中被提及,但“他在抽象绘画中注入的强烈的精神成分却让人久久不能忘记”。在他成熟期的绘画作品中,经常可以见到两三个色彩明亮、边缘柔和、微微发光的矩形色块,它们毫无重量感地排列在一起,“如同一种自由的思想漂浮于画布上空”,简练、单纯,但却“磁力般地将人深深吸引”。

如磁力般把我深深吸引,果不其然,美得很。

瑞士雕塑家贾克梅蒂的雕塑作品《威尼斯女人》,10,305,788 美元,约6500万人民币。2015年2月4日在伦敦佳士得拍卖行成交。

《威尼斯女人》

没去过威尼斯,原来那里的女人都长这样。

2010年2月3日,拍卖师在英国伦敦苏富比拍卖行拍卖贾克梅蒂的雕塑作品《行走的人》。该作品最终以6500万英镑(1.043亿美元)的价格成交,刷新了毕加索《拿烟斗的男孩》创下的1.042亿美元的单件艺术品拍卖纪录。

《行走的人》

还是上面大师的作品,还是这个配方,还是这个味道。

日本现代艺术家奈良美智的《In the Darkland》,1999年作 ,1208万港元成交。

《In the Darkland》

来自著名当代日本藏家高桥龙太郎医生的珍藏。生于1946年的高桥专职神经精神科。《In the Darkland》是高桥收藏中首件亮相拍场的艺术品,能够跻身如此重要的收藏,重要性不言而喻。

买主专职神经精神科,嗯,我好像知道了些什么。

上面的作品都是各个大师有意或随心创作出来的,我们也许真的看不懂,但没关系,我们也买不起。不过下面这些作品,能聊(微信号:talkable)小组觉得,“看不懂”已经无法概括了。

这是中国画家叶永青的作品《鸟》,在拍卖市场拍出了25万元高价,惹来了不少网友的口水,说分明叫“丑鸟”才对。

《鸟》

但艺术刊物《顶层》杂志做出了“严肃”解读:

看似随意甚至幼稚可笑的线条,其实是由一个个极小的三角形墨块精致组合而成的。叶永青想表达的就是对陈旧绘画方式的嘲讽,他如此精心费力画出的东西,看起来却如此简单潦草。

请恕能聊(微信号:talkable)小组眼拙。这只鸟令我们想到了周星驰的电影《唐伯虎点秋香》里祝枝山的大作《小鸡吃米图》:

想来,还是唐伯虎的《春树秋霜图》深得能聊(微信号:talkable)小组的心:

毕竟,人家这也是孜孜不倦地画出来的,走心。

能聊

全世界发生什么事

我们比西方公号聊得快

微信ID:talkable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