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相薄的卖凉面女人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21/03/05 14:23:41

原标题:面相薄的卖凉面女人

□刘腊梅

对于一群带点青春与无知的少男少女来说,学校的记忆总是美好的。

这儿以前是一所师范学校,我在这里呆过三年。校方像圈地一样把我们保护得很周详,尽管有专门解决师生餐饮的食堂,但我们常常不买账,与老师斗着并不高明的智慧,悄悄溜出学校。学校外面有条小巷,巷子里有好些卖相和滋味都诱人的小吃,小贩们迎合着我们年轻的重口味,把一条巷子都染得有滋有味。

小巷的尽头有一个卖凉面的女人,面相很薄,嵌着细瘦的眉眼,低垂着,生计与算计都写在里头,很内敛的样子,不似其他卖家的欢腾热络样儿。她系着一张宽宽大大的白围裙,看得出努力地洗也洗不白的灰旧,好身段藏在里头隐约地灵动着,长头发在脑后扎成马尾,顺顺溜溜地挂着,如果添点喜庆样子,也有两分“凉面西施”的味道。我们最爱去她家,往靠街的小桌上一坐,看她熟练地捣腾面前的调料瓶,炸黄豆,炒芝麻,葱花绿,辣子红,蒜泥白,姜汁黄……一样样五颜六色的调料被洒进金灿灿的凉面里,再佐以几丝深紫色的海带或是淡黄的豆芽,首先饱了我们的视觉,和美术老师色彩浓重的水彩画一个样子。

我想,能够把一件事情做到极至极美,也是一种艺术吧,能够以一份热切的心怀去做一件事情,也算是一位生活的艺术家吧。我恰是为着她那两分安静中的热切而去的。

片刻功夫,一盒凉面就调好了,根据个人口味加糖加醋,酸甜麻辣,所有生活的味道都在里头。时间充裕的时候,我们会慢慢坐着吃完最后一粒炸黄豆,抹抹嘴,意犹未尽地离开。有时也打包带回寝室。

我们从来不问女人的名姓,只叫她孃孃。她也从不向我们说凉面以外的话题,我们的交易单纯而直接,一直维持了三年。

冬天的时候,女人会搭上一口煮麻辣烫的火锅,烫点粉皮之类的热络小吃。夏天的时候辅以冰粉凉虾,就着食客的口味。男人则在后堂里帮衬,妇唱夫随了十多年。

那天,我带着儿子路过旧地,看到女人,样子沧桑了些,身段还是隐约灵动的,面相薄而皱,像用旧的纸,眉眼还是低着,一副顺随的样子。儿子吵着要吃凉面,我拣老地儿坐下,我没打算说旧话,我一向是个省话省事儿的主儿,感情上的麻烦最累心。也以为她早记不得了我,十多年前的孩子样儿褪得差不多了。但刚坐下,没想到女人却开了口:“你孩子都这么大了,时间好快啊。”我怔了一下,“是啊,我们以前喜欢到你这儿吃凉面,你做得好吃,生意也好。”我应付着客套与人情,一边与儿子说起了小时候在这儿吃凉面的事。女人一会儿问辣不辣,甜不甜,一会儿添盐,一会儿加糖,很是热络。我突然有种千万里行程后归家的疲惫和亲切。

我还是不知道女人的名和姓。

刘腊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