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超:我的开心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7/11/22 17:07:04

原标题:邓超:我的开心

《快乐大本营》里上演枕头大战

邓超和孙俪为宣传《恶棍天使》玩尽各种花样

上海首映礼上“嘴撕名牌”

平安夜那天,邓超和俞白眉在广州发布会上吃“火鸡” 摄影/魏辉

《恶棍天使》是一部超现实主义喜剧

邓超、孙俪和俞白眉趴地受访聊电影

无论是拍戏还是感情,邓超都是一贯的高调。最近,因为刚刚公映的电影《恶棍天使》,他更是把这两者结合到了一起,成了双倍的高调。甚至有人说,邓超宣传《恶棍天使》走的就是“闺房乐”的路线。至于影片本身,在他和孙俪今天亲脸明天砸枕头的新闻中反而成了配角。

这对邓超来说,或许并不是一件好事。就像他演严肃题材的《烈日灼心》可以拿影帝,但执导喜剧题材的《分手大师》和《恶棍天使》却总免不了激烈的争议。有人说,邓超为什么不能好好经营演技?对于这一点,看似随和的邓超却有着外界全然撼动不了的固执。

关于高调宣传

“最重要的是传递喜剧的气质”

从北京首映礼的“玩捆绑”,到上海首映礼的“嘴撕名牌”,还有在《快乐大本营》里的“枕头大战”……邓超的《恶棍天使》宣传到每一站都是话题。大部分人看着乐,但也有人表示看不惯:“这是在宣传电影,还是在玩闺房乐?”

这些质疑,其实邓超都知道,甚至身边的导演兼编剧俞白眉都感受到了邓超所受的压力。在广州首映礼上,当有记者提到“如何保持公众面前的神秘感”这个话题时,俞白眉像自己受了讽刺一般地急得跳脚:“我们秀个恩爱,大家都会来质疑,但事实上生活中不是每个人都在这么做吗?就像很多人喜欢半夜发美食照片,都是特别正常的人性。我们也是平常人,到底有什么罪?”反倒是邓超自己没反驳,只是笑着说:“我没有神秘感,我早就在公众面前‘裸奔’了。我觉得互动是我跟观众之间一个很好的桥梁。比如我发我们家的照片,大家总是评论说:一家四口你最丑。我觉得这种调侃,其实是关心我、喜欢我。我特别爱看网友的留言,觉得能给我很多灵感、建议和意见。”

在邓超看来,他只是在“用心思做好每一站宣传”。他说:“我觉得宣传电影最重要的一点是传递出喜剧的气质。我们不是在宣传的时候剧透,而是用快乐的氛围去引导大家来电影院,然后在这当中有机会谈点意义的时候就谈一点。”不管别人说什么,邓超说,反正他自己和团队是用心了,大伙儿也玩得很开心,“我的个性就是这样,自己觉得不好玩的也不会带大家玩。”

关于口碑争议

“接受意见是导演天生的使命”

去年邓超的首部导演作品《分手大师》拿到了6.7亿元票房,无论在喜剧片还是在导演处女作中都算不错的成绩。但是《分手大师》口碑并不算高,时光网6.0分,豆瓣网5.2分。这片子喜欢的人不少,但表示讨厌的人同样不在少数。这些,邓超都看到了。但是,他并没有因此改变做第二部喜剧的念头。他还说,未来一定还会有第三部。

“遭受争议,这应该就是喜剧千百年来的一个宿命吧。”邓超对羊城晚报记者说,“俞白眉说过一句话我挺认同的,一部电影不可能所有的人都喜欢,如果真的有,那么就应该出现一部上百亿元票房的电影了,但现实中并没有出现啊。说到底我们还是在为喜欢我们这种风格的观众在拍电影,不喜欢的你也不能一口强塞下去,这不道德。一句话,做喜剧的人,最终都是‘自求知己’。就像我的很多观众,喜欢《烈日灼心》的,讨厌《分手大师》;喜欢《分手大师》的,又不待见《烈日灼心》。”这态度,倒是跟最近因为《万万没想到》遭遇差评而碎了“玻璃心”的叫兽易小星不同。邓超说:“某种程度上,你是导演,你就要享受你的作品,同时虚心接受意见,这些都是导演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使命。”

同时,邓超也不讳言,不排除有少数观众明明喜欢看喜剧但偏偏不肯承认自己好这一口。“这道理就像穿秋裤,很多人都穿,因为穿了暖和啊,但对别人他却不太好意思这么承认。看喜剧也是一样。”他笑着说,相比他导演的喜剧,由他主演的《烈日灼心》,因为题材高大上,大家都好意思公开地夸。

关于夸妻狂魔

“不能说她是我媳妇我就不夸”

宣传《恶棍天使》,邓超一路都在夸孙俪的演技,其中最巅峰的要数“中国以后又多了一位实力派的女性喜剧演员”。对于很多看惯了“甄嬛”和“芈月”的观众来说,这种说法多少有些难以想象。

邓超说:“我觉得我们是一个不太擅长夸奖的民族,这不好。夸奖怎么了?好就必须得夸啊!不能说因为她是我媳妇,我就不夸她。”邓超说,孙俪的潜力,大家看《恶棍天使》就能完全感受出来。“太厉害了,我知道她很强,但没想到能强成这样,简直让我羡慕妒忌恨!你知道,在过去的喜剧片里,女演员一般都是负责美美的,但她超越了。”邓超认为,“一个演员的专业就是能用一张脸去创造各种完全不同的生命个体,这其中,准确的表达是最重要的。而这一点对于孙俪来说一点都不难,我特别欣慰地发现她是一个非常有塑造能力的好演员。”邓超说,孙俪本人却没有这种认知,所以他才更得夸:“她一直都说自己是笨鸟,谦虚得要死。拍《甄嬛传》之前,她会去上历史课,上宫廷礼仪课,还专门去学书法,而且在开拍前一个月就把电视剧的台词全部背完了。”

不可否认,孙俪的“娘娘范”,因为《恶棍天使》中那个呆萌的“查小刀”而顺利转了型。邓超说:“我相信这只是一个开始,今后她也能继续塑造出更多不同的角色。”他还特别强调:“《恶棍天使》这部电影,女主角非孙俪莫属!”

高调的面子,低调的里子

夸张又谦虚的邓超是一个怎样的矛盾体?

每次见邓超,都会感慨这人怎么跟打了鸡血似的永不疲倦。这天在广州首映礼,邓超从头到尾活蹦乱跳。直到有记者好心叮嘱“跑站辛苦,注意身体”,他才没事人一样说了句:“没事,我都病了两天了。”令周围人大吃一惊。

见记者,见观众,很多人会在某些细节中不小心露出疲惫与不耐。邓超不一样,他几乎无懈可击。当天有记者带了实习生,在邓超接受采访的时候,实习生小心翼翼地跑到邓超跟前蹲下,想在不妨碍他的情况下来个“合影”。结果被邓超发现了,他手一挥,拉实习生坐在他椅子的把手上:“我们俩拍个照呗。”剧组要开始跑影院了,时间特别紧张,但邓超还是答应了每家电视台的录ID要求,每条ID还说得文采飞扬,完了还问人家“觉得还行吗”,感动得一家电视台的年轻摄影师连连说:“太行了,简直是今年最好的。”羊城晚报记者的专访没时间做完,他就跟经纪人说:“咱们跟她微信继续聊吧。”人走了,没过多久微信来了。就这么一条条60秒的语音,其间还能听到一边走路一边喘气的声音。

如此面面俱到,邓超真的不累吗?他说:“真的没觉得累。我是真的喜欢跟大家在一起,那种快乐都是成吨的,我的开心真的不用刻意营造。”特别是跑影院、见观众,邓超说:“我一直没忘记,做喜剧的初衷就是想看看有多少人跟我们站在一起——站在一起哭,站在一起笑,感受那种化学反应!”在广州发布会之后的第二天,也就是《恶棍天使》首映的第二天,影片1.56亿元的首日票房成绩出来了。邓超认真地发了条微博,一改恶搞本色:“要谢的,是观众。”而在这之前,邓超的票房目标只有3亿元,他还跟羊城晚报记者说:“不知道能不能达到呢,但我会努力的。”最近的电影动不动就把10亿元甚至15亿元当目标,3亿元是不是有些过分谦虚了?邓超回答:“对于电影,我跟白眉完全还是新生。我们爱电影,在创作中自得其乐就挺好。我们不是商人,也真的不了解市场。到了3亿元,《恶棍天使》就不赔本了,投资人开心,我们两个菜鸟也就有机会做我们的三年级三班了。”

收起玩笑脸,严肃讲作品

邓超在《恶棍天使》里到底做了些什么?

因为总是跟“娘娘”捆绑宣传,很多人都不太了解邓超在《恶棍天使》中到底做了些什么。其实这些东西邓超很爱谈,他总是说:《分手大师》就是一年级一班,《恶棍天使》则是二年级二班,后者是有升级的。接受羊城晚报记者专访时,被记者问到“二年级二班比一年级一班到底有哪些具体的提升”,邓超的兴致一下子就来了。他说,首先,《恶棍天使》比《分手大师》在影片时长的控制上有长进了。“这事听起来简单,其实是一个很庞大的工程,需要我们把很多工作都花在前期准备上。比如先让演员进行前期走位,然后再让设计师搭建出合适的场景。当初《分手大师》精剪完之后还有4个多小时,最后剪成2个小时成片,瘦身太快容易营养不良,这次我们就吸取教训了,不把麻烦留到最后,所以前期准备工作就做了半年。”

片中还有更多的高科技运用。跟《分手大师》的现实主义不同,《恶棍天使》走的是超现实主义喜剧的路线,这就要求各种工业部门都得跟得上。“简单说来,我们这次进行了一个‘改天换地’的大工程。因为电影场景是特别童话感的,你想象一下《蝙蝠侠》的哥谭市,或者《查理与巧克力工厂》,但这种感觉在雾霾天里根本就拍不出来。最后,我们所有的天空都是用CG来重新做过的。还有地面,片场有两台洒水车,每一寸地面都给洒上水,看上去亮晶晶的,航拍的时候发现有洒不到的地方,后期也要用CG重新补。”这个超现实主义的世界,他说其实在拍《分手大师》的时候就想尝试了,但是当时的技术还跟不上,“所以我一直说,电影不仅仅是导演作品,而是剧组几百个人的集体作品。如今中国市场有了《捉妖记》和《寻龙诀》,我们做喜剧的也不想在工业的实验和尝试上拖后腿。”

不管外界怎么说,邓超是要在导演这条路上坚持走下去的。他说:“不光是三年级三班,我和俞白眉是把5年之内的规划都做好了。”其中喜剧肯定少不了,但其他类型片也有。这天羊城晚报记者问起很多孩子因为“跑男”成了他粉丝的事儿,邓超也点头:“《恶棍天使》全国巡演的时候有三分之一的观众居然都是孩子,小到两三岁,大到六七岁。我当时就觉得,自己有责任去帮他们拍一点动画片,或者在作品里放一些动画人物什么的。”

心里有主意,外头妻管严

邓超和孙俪在家里的地位到底是什么样?

还有一个矛盾,在邓超的身上特别明显。他明明是个特别有主意的男人,却总喜欢表现出“妻管严”的一面。对于两人的关系,记者们素来都特别爱问,邓超每次的回答都不一样,这次他在广州是这么答的:“我在家里地位特别高,我媳妇总是求着我,要帮我剪脚趾甲。在我们家,我媳妇吃饭就是一碗粥,我是一桌菜!这次《恶棍天使》的角色也是她经过十几年的策划才拿到的,我后面还要不要跟她合作就得看她未来的表现了!”

看似两人的婚姻每天都曝光在聚光灯下,显得不真实。但仔细观察,其实又不是这样。比如《恶棍天使》每次的首映礼都是两人抱团出现的,但到了广州平安夜这天,邓超却只来了一个人:“过节嘛,家里总要留个人跟孩子过节。”他准备了什么礼物给孙俪和孩子?这样的问题,往常啥都说的邓超这天也特别嘴紧:“说出来,万一他们听到就没惊喜了。”跟羊城晚报记者聊天的时候,他还说起儿子等等曾经在电视上看到他和孙俪在节目里“掐架”,不开心了,认真地问他:“爸爸,你为什么要欺负妈妈?”他便想了一个主意,带等等去了《恶棍天使》的片场,专门选了一场孙俪欺负他的戏给儿子看,结果没想到儿子又问:“妈妈,你为什么要欺负爸爸?”他只好长叹一声:咱们咋就生了这么一个爱恨分明的孩子?

前几天,因为在《快乐大本营》玩游戏输了,邓超兑现承诺,连发了10条微博刷屏,历数孙俪的10条优点。这事当晚在微博都炸了,结果邓超说,孙俪感动之余就说他傻。“她说,你只要在一条微博里说10个优点就好啦。后来何炅也私信我,说你怎么那么实诚呢,就算你不兑现也没关系啊!我说,那怎么行,我是那样的人吗?”邓超笑说,这件事充分体现了他“自理能力特别差”的特点,“就像我不会做饭,也不会整理箱子,家里什么事都不懂”。他说:“我这样的人,有个老婆管得严一点挺好的。‘妻管严’怎么了?就是个外号,过两年说不定就换了,而且有个外号总比什么都没有强吧?再说了,大家也不是天天在我们家跟我们一起生活,生活到底怎么样,说到底还是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