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梓浓情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7/12/13 05:28:46

原标题:桑梓浓情

快20年了,其间虽然我和王广亚老先生未及晤面,但我一直默默地仰念着他,崇敬着他……

□王继兴(河南郑州)

我的一位老师告诉我:“先生去世,可惜!好人应在天上,仰望着,能看见……”

享年95岁的豫籍台湾著名教育家王广亚老先生仙逝后,这些天来,我时常呆呆地仰望天空,在那悠悠的白云边,在那灿烂的晚霞间,痴痴凝视,殷殷追寻。果然,我看到了他的仙影。——我是用心“看”到的。

我与王广亚老先生虽无一“面”之交,却有一“笺”之缘。

蓦然回首,快20年了。

那是1997年的春天,河南省新闻界一个代表团即赴台湾访问。行前,约我书写了几幅书法作品拟作为礼品,聊备抵台后的不时之需。因为没有既定的持赠对象,所以我在书写时均未题写上款。就是说,代表团到台湾后准备赠给谁、可能赠给谁?我一概不知。当时,他们还顺便索带了我几张名片。不料时隔不久,我相继接到两封寄自台北市的书简:一封是柏杨先生的亲笔来函,一封是王广亚先生的钤印大札。两位先生都是年逾古稀的老人。不看函文,只看名字,我就十分惊喜!分外惊讶!并顿生诚惶诚恐之情了!

柏杨,祖籍河南辉县,台湾著名作家,堪称“著作等身”。他的书我读过不少,在我的心目中,他是大师级、泰斗级的大腕作家。关于他的来信,我曾写过一篇散文,这里不再复述。

王广亚,祖籍河南巩义,台湾著名教育家,因有海峡相隔,详情过去了解较少。1993年开始,他怀着一腔桑梓浓情,来家乡创办郑州升达经贸管理学院,一举成功,盛誉远播!在办学的同时,他还在河南搞了一些文化艺术的公益性项目投资。和郑州许多市民一样,在我的心幕上,王广亚的名字是一颗蓦然升起非常耀眼的明星!真想不到能够接到他老人家的来信。他用的是“私立育达高级商业家事职业学校用笺”,函文如下:

继兴先生雅鉴:

久耳大名,无缘识荆。日前适河南大众传播界代表来台访问,转来台端书法大作。但见笔力遒劲,带燥方润,端庄杂流利,刚劲含婀娜,果然名不虚传。拜观之余,深为佩服,定视为珍品,妥为收藏,并于适当时机展览发表。

以艺会友,实人生一大快事。你我素昧平生,而辱承泽惠,曷胜感激!愿来日有缘相聚,再行面谢。耑此,敬颂

艺安

王广亚(王广亚印)拜启一九九七年三月七日

不谈社会贡献和社会盛誉,单说年龄,他大我20岁,该属长辈,其函竟然写得如此客气、如此礼貌、如此谦恭、如此真诚,叫我如何不诚惶诚恐呢?我捧在手中,确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激动和不安!冷静下来,细细沉思,我明白了!

——先生所以立即写信来,一定是先生的品格惯性所为。即:对所有朋友都要尊重,对社会情谊都要尊重,对他人劳动都要尊重!这种尊重,常常是不计年龄差异、身份差异、相识或陌生差异的。正所谓:“受之滴水,报之涌泉。”这正是我国悠久的传统美德,这种美德被王广亚老先生体现得何等感人啊!

——先生所以立即写信来,一定是先生的潜在情结所致。因:先生的根脉在河洛。淤积在肺腑中的浓浓乡情,有如地壳里涌动的岩浆,一张涂鸦的宣纸,都有可能搅动他乡思的情感波涛。因为我是他的故乡人,他特意给我致函,恰如有人写诗,是表达和宣泄桑梓浓情的一种方式。想到这里,突然恍有悲天恸地的诗吟在我耳畔訇然响起:“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故乡不可见兮,永不能忘。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大陆不可见兮,只有痛哭。天苍苍,野茫茫,山之上,国有殇。”那是于右任老先生当年哭吟的诗篇:《望大陆》。

“维桑与梓,必恭敬止”(《诗经·小雅》)乡思乡愁,刻骨铭心!

快20年了,其间虽然我和王广亚老先生未及晤面,但我一直默默地仰念着他,崇敬着他。未想他辛辛苦苦、兢兢业业、充充实实走完自己95年的生命历程,静然走了。噩耗传来,我一直沉浸在无限的怅然和悲痛之中……

媒体报道说,他在河南办学赚的钱一分没带走,以后还要把学校捐给国家。他用桑梓浓情铸出的一通通丰碑,一定会永远矗立在人们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