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励主动让座,但不该强制让座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9/07/22 07:46:31

原标题:鼓励主动让座,但不该强制让座

  11月29日,广西南宁市法制办公室和南宁市交通局组织多名相关专家,就今年9月开始面向社会征集公众意见的《南宁市城市公共汽车客运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展开论证,并将原先“不让座就被赶下车”的规定改为不让出专有座位将被拒绝提供营运服务。今年9月的征求意见稿则规定,乘客“遇有老、弱、病、残、孕等特殊乘客时,应当主动让位”。如不让座,驾驶员、乘务员在劝阻无效后,可以拒绝为其提供服务。“不让座就被赶下车”的规定受到了多方质疑(据12月1日《南方都市报》)。

  让不让座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一个选择,对一少部分人不是,比如那些心地善良一定会让座的人和那些自私自利绝不会让座的人来讲,就不需要选择。对于我这样人格平庸的人来讲就是一个选择,是选择生理上的疲惫,还是选择心理上的疲惫?两害相权取其轻,如果你觉得你能够忍受心灵的责难你就坐着,如果不能你就站起来,说起来很容易,做起来就有点难度了,我想大家都会有这方面的体会,我就不赘述了,总之我有的时候坐着,有的时候站起来,我有一个朋友,他就属于那种不需要选择的人,他总是站起来。

  不过在广西南宁,政府部门决定替你作出这样的选择,虽然在现在的文本表述上变得更加委婉了,但核心思想其实没变———不让座就赶下车。通过政策法规的方式让道德强制落实,这可以被称作道德强制化。有人说不是啊,公交车上老早以前不就已经标注特殊席位了吗?有的还用颜色来区分。确实如此,但我认为那只是强调,而不是强制,作出明确标识,只是希望人们有这个责任意识,如果某个抠脚大汉面对老人站在旁边依然老神在在地坐在那里,我们也拿他没什么办法。而强制就不一样了,它是有后续的惩罚措施的,有了惩罚,才称得上强制。

  然而这样的措施,还是引发了质疑。其中有一个问题的确需要我们进一步思考,那就是道德可以强制化执行吗?可以对违反道德的人实施惩戒吗?如果可以的话,它的边界在哪里?最近有不少和道德有关的讨论,比如说倒地老人讹诈帮扶者,再比如说引起居民普遍不满的广场舞,对于这两件事,其实我们没什么可争论的,讹诈别人当然要受到惩戒,广场舞扰人清修也不合适,应该加以约束。想来对于随地吐痰、乱扔垃圾这样的行为我们也是支持管制的。那么为什么“不让座就赶下车”这样的措施我们会有疑问呢?它和前面那些不文明行为有什么区别呢?我想区别就在于是否妨碍到了别人。

  道德这东西,是分三六九等的,有的道德是底线,有的道德是榜样。什么意思呢?就是如果你的行为妨碍到了别人甚至侵犯了别人的权利,那就是突破了道德的底线,是需要被惩戒和约束的,比如随地吐痰危害别人健康,比如广场舞影响别人休息,这都是突破了底线的行为,不能坐视不理。而有些行为,你做了是好人好事,而你不做也没违法犯罪,它谈不到会妨碍谁,这样的行为,就不适合通过惩戒来强制执行,我觉得让座就属于这种行为。一个人没给有需要的人让座,只能说他没有做好事,我们恐怕不能因此而惩罚他,甚至于把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赶下车,这惩罚也有点过了。

  就像我一开始所说的,让不让座是一个选择问题,如果我们通过强制手段剥夺了这个选择,其结果恐怕也未必能如我们所愿。有选择的时候,有人会为了满足内心的需要而让座,有人会由于某些个人的原因,不愿或者不能让座,但是现在,这样的选择权被剥夺了。试想一下,一个人累了一天,好容易在车上等到了一个座位,如今的情况是,你不让座,就把你赶下车,试问这人道吗?而更让人担心的一点在于,道德强制化也许会进一步刺激冲突的产生。想想电影《搜索》里的主人公叶蓝秋,还有去年那个因为没有让座而挨了5个耳光的残疾青年,还有今年没让座而被一个老人坐在身上的女孩。在没有制度化的情况下,人们尚且在道德问题上恃强凌弱,如果有了制度兜底,本来已经不算软的道德环境恐怕会变得更加坚硬,真要看着一辆辆公交车把乘客赶下车,这绝对不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即便人们开始遵守制度起身让座,然而从此以后,让座这种事恐怕也不会再是一件让人内心愉悦、让孩子写进作文的好人好事了。

本报评论员 牛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