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聂树斌案最新进展

来源:学生作业帮助网 编辑:作业帮 时间:2021/04/17 18:27:04

求聂树斌案最新进展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最新要闻 > 世态万象 六十余名学者律师签名呼吁再审“聂树斌案”
  来源:人民网 作者:李婧 2011年09月14日08:03我来说两句 (8170) 复制链接打印大中小大中小大中小  人民网北京9月14日电(记者 李婧)“一案两凶”的聂树斌案过去多年却仍没有定论,承认自己强奸杀人的“真凶”王书金至今也没有拿到他的终审判决书,案件已经严重超过了法律规定审理期限.9月11日,贺卫方、何兵等学者和六十位律师在石家庄召开研讨会,在刑事诉讼法修改草案正在征求意见之际,再次就聂树斌一案进行讨论,并签署呼吁书,要求法院尽快启动聂树斌案再审程序.
  “真凶”王书金二审四年没宣判
  1994年9月23日下午,在石家庄市电化厂宿舍区,原鹿泉市综合职业技校校办工厂聂树斌因被怀疑强奸杀害石家庄市液压件厂女工康某而被抓.1995年3月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不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并判决聂树斌死刑,不久聂树斌被执行死刑.2005年1月18日,河南省荥阳市公安局索河路派出所干警抓获河北省公安厅网上通缉逃犯王书金.王书金供述其曾经多次强奸、杀人,其中一起是1994年8月强奸杀害康某.2007年,被判处死刑的王书金上诉,其上诉理由之一是“检察院未诉其强奸杀害康某的罪行,从而导致无辜者聂树斌蒙冤.”
  王书金的代理律师朱爱民律师13日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已经为这起不收一分钱的法律援助案件奔波于河北、北京多年,令他想不通的是,此案二审已经整整四年了,居然没有任何结果.“从2007年7月30日二审开庭至今,王书金强奸、杀人案件至今没有结论和说法.已经严重超过了法律规定审理期限.”朱律师说,他多次与主审法官联系,法官没有任何解释,“只是含蓄地表示,此案不是合议庭能够决定判决结果的.”朱律师说,王书金还在押,但是他多次要求会见受阻,而且他确定王书金认罪态度坚决,“他不希望别人给自己背黑锅.”
  根据法律规定,“人民法院审理公诉案件,应当在受理后一个月以内宣判,至迟不得超过一个半月.有四类案件(交通十分不便的边远地区的重大复杂案件;重大的犯罪集团案件;流窜作案的重大复杂案件;犯罪涉及面广,取证困难的重大复杂案件.)经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批准或者决定,可以再延长一个月.”也就是说,二审审限最长不超过二个半月.
  聂树斌母亲求告律师专家“帮帮我”
  “我组织这次研讨会,是希望此案有个说法.如果法院杀错人就要纠正,如果没有杀错人,那也应该以正视听.”李金星律师是此次研讨会的组织者,他自掏腰包负担起这次会议的食宿,与会律师也都是自己负担交通费.“没想到来了六十多位律师.聂树斌的母亲、此案的代理人和王书金的辩护人都来了.”研讨会上,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成为了律师关注的焦点.参加会议的朱爱民律师、李金星律师都向记者描述了她在现场的悲痛与克制.
  李金星律师说,他曾经担心张焕枝会在会场恸哭,影响研讨.没想到老人很克制,但是说起多年来向法院讨说法的辛酸仍潸然泪下.“老人说,她每个月去四五次河北省高院,但是法院没有人给一个负责任的答复,从来没有人说这个申诉程序启动了,很多人对她说要相信法律,让她回家等,一等就是四五年.她说,老百姓太难了,连法院门都进不去.我不理解,为什么不能给老人家一个听证的机会,正面的听取意见.”
  李金星律师的说法得到了朱爱民律师的证实,朱律师表示,张焕枝讲述了多年来四处求告的难处,还在现场哭着要求学者和律师“帮帮我!”谈起张焕枝,朱律师感到很心酸,“媒体和律师都不能让案件就这样沉寂.如果王书金被执行死刑,如果张焕枝老人也不幸身故,此案就要没有结果了吗?不能让时间淡化正义和公道.”
  新刑诉法草案能否遏制“冤案”
  研讨会的主持人周泽律师将研讨会和正在征求意见的刑事诉讼法修改草案联系起来.他认为,除了呼吁尽快启动聂树斌案再审程序,还要从法律程序上遏制刑讯逼供和冤案的发生.“通过个案,我们应了解到在刑诉法本身,以及法律在执行过程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在刑诉修改之时,我们应如何面对这些问题,如何回应这些问题呢?比如,刑讯逼供、检察机关对公安机关的监督流于形式、人民法院在审判过程中片面地迁就公诉方等,这些都是导致冤案发生的原因,而刑诉法修正案能解决这些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