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他乡还好吗作文要自创

来源:学生作业帮助网 编辑:作业帮 时间:2020/11/28 01:36:57

你在他乡还好吗作文
要自创

①:朋友,你在他乡还好吗?
从窗外吹进凉飕飕的风,把我从梦中惊醒,透过窗帘看着外面的毛毛细雨,一种一样的情绪浮上心头,朋友,你在他乡还好吗?
那天,你我在漫步在小路上,一前一后地走着,一路上我在后面说,你在前面听,突然,你停住脚步,回过头来问我:“燕子,要是我们有一天要分开了,你会不会还记得我,还记得我们的友谊?”我楞在那里看着你反应不过你在说什么,不知该如何作答.只见到你的眼里有些晶莹的东西在动,那时候的我真的很无助,就在正我发呆的那一刻你转身跑了,什么也没说……
第二天,你没来上课,看着你那空空的座位,我的心好痛,但也只能够心痛,因为我根本做不了什么,只能够默默地承受着,默默地等着,等着你的回来.第三天,你没来,第四天,第二周,一直都没来过了,这个时候,我才明白你已经走了,到别的地方去了.
我坐在那里对着空空的座位,默默地默默地流泪,我多想跟你说:“我不要你走,你走了我就忘记你,忘记我们的友谊.忘记我们的一切回忆……”可是,我说不出口,我也做不到.
一眨眼,就过了三年,这三年来你音训讯全无,我好想好想问问你:“你为什么这样对我,丢下我一个人在这里,自己却悄悄地走了,为什么不让我知道你在哪里,是不是在恨我当时没有回答你,是不是在恨我没有挽留你?到底是为什么?”
三年了,你在哪里,过的好不好,工作怎样,生活得愉快吗?我真的好想念你!
现在我只想对你说一句话:朋友,你在他乡还好吗?有没有牵挂过去的老朋友啊?
【640个字】
②:你在他乡还好吗?
胜平退学了.
我走进教室的时候,有同学告诉了我这个消息.
为什么呢?那个一见我就绽开笑颜的男孩子,只差几个月就高考了呀!
谁也不清楚具体情况,只说可能是交不了学费,他上一期的学费还欠着呢.
哦,大概只能是这样的原因了.想到前几天他送我的卡片和礼物,我不禁有些沮丧:我想过要帮他的,可是,似乎没有这种可能了.
我生日那天,有朋友订了鲜花托花店送过来.我下楼去取的时候,刚好碰上他从校门外进来.虽然我一口否认,可他还是认定是我的生日.晚饭过后,他竟然送来了一张卡片、一块巧克力和一支钢笔.大概是怕我责备他吧,我还没说话呢,他就跑了.
我的确有些怪他了,他的生活一直就是很省俭的,这又得花他好几天的生活费了.寻思着要给他点生活费,可又不方便在教室给,便要他到我家来一趟,可他大概知道了我的心思,一直没来.然后,竟这样子不辞而别了.
我不知道我可以帮他多少,可是他就这样走了,我有种强烈的内疚.或许我可以多帮帮他的……
他是班上的班长.打从我走进他们教室的那一天起,他就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他的笑,就像是刻在了脸上似的,让人看着挺舒服.
第一次周记本交上来的时候,我注意到了他的名字——他是唯一一个用草本写周记的,而我要求用笔记本.可他的文章却是挺认真的写的,第一次就写了两篇,大概各人所好吧,我也就没再强求.他的文章写得不错,是很用功的那种.有时,他会一周写好几篇,我都认真看过了,并在文末写上我的看法.我习惯用不同于批阅作文的方式来点评周记.周记本上我的评语更注重对内容的点评.他的周记大多是很生活的那种.记得有一次我给他写过好几百字的一段评语.到下一次的时候他就换过一本草本了,他在新的周记里告诉我,说他会永远收藏那个本子.
他的文章全然不同于他刻在脸上的笑意,于他的笔下我常能读出些许的苦涩.我想,大概喜欢文学的人大多如我一样是多愁善感的吧,也就没有深究.从他的文中我了解到他读过的书并不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文章我总感觉少了点什么,而他的成绩也不是很出色.
周记上看到感觉比较出色的文章,我习惯要学生们修改后交给我再给他们推荐出去.他的文章我也曾推荐过几次,但其他同学的文章不时见报,他的名字却总也没有出现过.这样几次后,我甚至都有些内疚了.虽然他的写作热情不减,但我能读到他脸上的那份渴盼.
后来,终于有了一次机会.中央教科所的作文个性化教研课题的《个性化平台》上要刊出我学生的一组文章,文后有作者的写后札记,也可以有同学的点评.我把写“同学点评”的任务交给了他.他很高兴,一天后,就把稿子交来了.那是一篇写父亲的文章,他在点评中也写到了自己的父亲.“父亲是一个迷,黑黝黝的脊梁突起的臂膀连着那双涨满青筋的大手.稻田里,烈日下穿得灰白的罩衫里拧出的汗水里不知包含着多少辛酸!伤腿因钢板仍未取出而显得瘸瘸拐拐.就是这双伤腿,却仍奔波在生活的路上,没有停靠的港湾.母亲的多病、我未竟的学业压在父亲那已经微驼的背上,父亲无奈跨入了南下打工的行列.一去便是数年.父亲啊!”看完他的那些文字,我很感动,同时,也读懂了他文中的那些苦涩的感觉.
后来,文章登出来了.杂志寄来后,我特意送了他一本.不管怎么说,这也算是有他的文章了——他的点评有近千字.
没想到,没过多久,他就走了!我知道他其实是不想走的,可他还是走了.他带走了他的希望了吗?我知道他只可能是出外打工去了.他还小,他小小的的肩膀足以承受生活的重担吗?
每天走进教室,看着同学们严肃的脸孔和近乎麻木的眼神,偶尔的,会想起你,胜平,想起你那无比灿烂的笑脸.
你在他乡还好吗?

①:朋友,你在他乡还好吗?
从窗外吹进凉飕飕的风,把我从梦中惊醒,透过窗帘看着外面的毛毛细雨,一种一样的情绪浮上心头,朋友,你在他乡还好吗?
那天,你我在漫步在小路上,一前一后地走着,一路上我在后面说,你在前面听,突然,你停住脚步,回过头来问我:“燕子,要是我们有一天要分开了,你会不会还记得我,还记得我们的友谊?”我楞在那里看着你反应不过你在说什么,不知该...

全部展开

①:朋友,你在他乡还好吗?
从窗外吹进凉飕飕的风,把我从梦中惊醒,透过窗帘看着外面的毛毛细雨,一种一样的情绪浮上心头,朋友,你在他乡还好吗?
那天,你我在漫步在小路上,一前一后地走着,一路上我在后面说,你在前面听,突然,你停住脚步,回过头来问我:“燕子,要是我们有一天要分开了,你会不会还记得我,还记得我们的友谊?”我楞在那里看着你反应不过你在说什么,不知该如何作答。只见到你的眼里有些晶莹的东西在动,那时候的我真的很无助,就在正我发呆的那一刻你转身跑了,什么也没说……
第二天,你没来上课,看着你那空空的座位,我的心好痛,但也只能够心痛,因为我根本做不了什么,只能够默默地承受着,默默地等着,等着你的回来。第三天,你没来,第四天,第二周,一直都没来过了,这个时候,我才明白你已经走了,到别的地方去了。
我坐在那里对着空空的座位,默默地默默地流泪,我多想跟你说:“我不要你走,你走了我就忘记你,忘记我们的友谊。忘记我们的一切回忆……”可是,我说不出口,我也做不到。
一眨眼,就过了三年,这三年来你音训讯全无,我好想好想问问你:“你为什么这样对我,丢下我一个人在这里,自己却悄悄地走了,为什么不让我知道你在哪里,是不是在恨我当时没有回答你,是不是在恨我没有挽留你?到底是为什么?”
三年了,你在哪里,过的好不好,工作怎样,生活得愉快吗?我真的好想念你!
现在我只想对你说一句话:朋友,你在他乡还好吗?有没有牵挂过去的老朋友啊?
【640个字】
②:你在他乡还好吗?
胜平退学了。
我走进教室的时候,有同学告诉了我这个消息。
为什么呢?那个一见我就绽开笑颜的男孩子,只差几个月就高考了呀!
谁也不清楚具体情况,只说可能是交不了学费,他上一期的学费还欠着呢。
哦,大概只能是这样的原因了。想到前几天他送我的卡片和礼物,我不禁有些沮丧:我想过要帮他的,可是,似乎没有这种可能了。
我生日那天,有朋友订了鲜花托花店送过来。我下楼去取的时候,刚好碰上他从校门外进来。虽然我一口否认,可他还是认定是我的生日。晚饭过后,他竟然送来了一张卡片、一块巧克力和一支钢笔。大概是怕我责备他吧,我还没说话呢,他就跑了。
我的确有些怪他了,他的生活一直就是很省俭的,这又得花他好几天的生活费了。寻思着要给他点生活费,可又不方便在教室给,便要他到我家来一趟,可他大概知道了我的心思,一直没来。然后,竟这样子不辞而别了。
我不知道我可以帮他多少,可是他就这样走了,我有种强烈的内疚。或许我可以多帮帮他的……
他是班上的班长。打从我走进他们教室的那一天起,他就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他的笑,就像是刻在了脸上似的,让人看着挺舒服。
第一次周记本交上来的时候,我注意到了他的名字——他是唯一一个用草本写周记的,而我要求用笔记本。可他的文章却是挺认真的写的,第一次就写了两篇,大概各人所好吧,我也就没再强求。他的文章写得不错,是很用功的那种。有时,他会一周写好几篇,我都认真看过了,并在文末写上我的看法。我习惯用不同于批阅作文的方式来点评周记。周记本上我的评语更注重对内容的点评。他的周记大多是很生活的那种。记得有一次我给他写过好几百字的一段评语。到下一次的时候他就换过一本草本了,他在新的周记里告诉我,说他会永远收藏那个本子。
他的文章全然不同于他刻在脸上的笑意,于他的笔下我常能读出些许的苦涩。我想,大概喜欢文学的人大多如我一样是多愁善感的吧,也就没有深究。从他的文中我了解到他读过的书并不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文章我总感觉少了点什么,而他的成绩也不是很出色。
周记上看到感觉比较出色的文章,我习惯要学生们修改后交给我再给他们推荐出去。他的文章我也曾推荐过几次,但其他同学的文章不时见报,他的名字却总也没有出现过。这样几次后,我甚至都有些内疚了。虽然他的写作热情不减,但我能读到他脸上的那份渴盼。
后来,终于有了一次机会。中央教科所的作文个性化教研课题的《个性化平台》上要刊出我学生的一组文章,文后有作者的写后札记,也可以有同学的点评。我把写“同学点评”的任务交给了他。他很高兴,一天后,就把稿子交来了。那是一篇写父亲的文章,他在点评中也写到了自己的父亲。“父亲是一个迷,黑黝黝的脊梁突起的臂膀连着那双涨满青筋的大手。稻田里,烈日下穿得灰白的罩衫里拧出的汗水里不知包含着多少辛酸!伤腿因钢板仍未取出而显得瘸瘸拐拐。就是这双伤腿,却仍奔波在生活的路上,没有停靠的港湾。母亲的多病、我未竟的学业压在父亲那已经微驼的背上,父亲无奈跨入了南下打工的行列。一去便是数年。父亲啊!”看完他的那些文字,我很感动,同时,也读懂了他文中的那些苦涩的感觉。
后来,文章登出来了。杂志寄来后,我特意送了他一本。不管怎么说,这也算是有他的文章了——他的点评有近千字。
没想到,没过多久,他就走了!我知道他其实是不想走的,可他还是走了。他带走了他的希望了吗?我知道他只可能是出外打工去了。他还小,他小小的的肩膀足以承受生活的重担吗?
每天走进教室,看着同学们严肃的脸孔和近乎麻木的眼神,偶尔的,会想起你,胜平,想起你那无比灿烂的笑脸。
你在他乡还好吗?





姐姐,你在他乡还好吗?
每逢听到别人叫“姐姐,姐姐”。我便会沉思,我也有个姐姐,但她在异乡。她和我们在一起的时光是那么的清澈,是那么的快乐,是那么的温馨。
记得小时候,姐姐常背着我在村子里游玩。我指着水里的鸭子问姐姐:“姐姐,姐姐,这个长脖子的动物叫什么呀!”姐姐就对我说:“政政,这是鸭子呀,你要记住它是长脖子哦。”我轻轻的答应了一声,姐姐又背着我向前走去。我又看到大白鹅,我又好奇的问:“姐姐,这是鸭子吗?”“不,它不是,它是家鹅。”姐姐耐心的说。“哦”,我问:“那鹅怎么和鸭子那么像呢?”姐姐笑着说:“你看,鸭子的嘴是不是很扁呀?鹅的嘴却是直的。懂了么?”“哦,姐姐,你说那是家鹅吗?难道除了家鹅,还有其他的鹅吗?”我奇怪的问。“有啊,还有天鹅。”“天鹅?”“是啊,天鹅是和家鹅很相似的动物,但它很美丽,而且还会飞呢!”姐姐说着说着笑了。“姐姐,你见过天鹅吗?”姐姐不好意思的说:“我只听说过,但没见过,说真话,我很想见一下。政政,你要好好学习,长大当个大官,你就会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真的吗?”我问。“是啊!”姐姐叹了一口气。我好奇的问:“姐姐,姐姐。你怎么没有当上大官呀!”姐姐一下子哭了,姐姐哭着说:“姐姐是没上过学呀!”“哦”我也替姐姐感到惋惜。“政政,姐姐从姐姐上过学的朋友们学了一首诗,你想学吗?”姐姐突然想起了什么。我听后高兴地说:“想,想。姐姐,我的好姐姐,快教给我吧!”姐姐说:“好吧,这首诗叫《咏鹅》。”“咏鹅,是什么意思?姐姐。”“好像是赞美鹅的诗吧。”姐姐说。“哦”,我说“你说吧。”姐姐严肃的说:“政政,在别人说话的时候不要插嘴。”我嘟囔道:“哦”。“听好了,”姐姐学着老学校的老师说,“鹅、鹅、鹅,曲项向天歌。”我给着姐姐念:“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会了吗?”姐姐问我。我说:“会了。太简单了。”姐姐严肃的说:“你给我背一遍。”我结结巴巴的背道:“鹅.... 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对吗?姐姐。”我问。“对,很好,你好聪明啊!”姐姐说。我得意的笑了。“记住,千万不要骄傲呀!”姐姐说完这句话就走了。我笑着说:“姐姐,你放心吧!”没想到,这竟是我和姐姐最后的一次见面,姐姐回了家,就被他爸爸发配到甘肃打工去了。我后悔极了,后悔我和姐姐没有好好珍惜在一起的日子。
啊!姐姐,你在他乡还好吗?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