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世界政治面临哪些主要问题

来源:学生作业帮助网 编辑:作业帮 时间:2024/04/25 13:00:07

当今世界政治面临哪些主要问题
当今世界政治面临哪些主要问题

当今世界政治面临哪些主要问题
贫富差距悬殊是全球性现象
  富国愈富、穷国愈穷,富人愈富,穷人愈穷,这是当今世界的现实.世界银行《2002/2001年发展报告》中说,在新世纪初,贫困仍然是一个全球性的重大问题;在世界60亿人口中,有28亿人每天仅靠不足2美元来维持生计,其中12亿人每天靠不足1美元来生活.撒哈拉以南非洲的最不发达国家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从20世纪80年代初的640美元下降到90年代初的510美元,与发达国家的差距从16.3:1扩大到51.7:1.北方富、南方穷是当今世界经济的一个显著特点.贫富差距悬殊也是发达国家的一个诱发社会不安定、潜在的社会问题.美国是发达国家中最大的国家,也是发达国家中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上世纪90年代中期,美国26.1%的财富集中在10%的最富有者手中,而10%的最贫穷者只占有1.7%的财富.据报道,欧洲青年人的“攻击性”行为在增加,其主要原因是社会中下层的不断贫困化.
  生态环境不分东西和南北
  世界观察研究所在研究报告中提出警告:在新世纪开始之际,全球环境已到危险的十字路口.目前,全球生态系统正向危险的临界接近.据统计,在过去的10年中,自然灾害给世界造成的损失达6080亿美元,相当于此前40年中的损失总和.联合国在2001年2月份发表一项报告中说,在21世纪,全球“极端的气候现象如热浪和暴雨发生的频率将会加快,因此,水位上涨、洪水、滑坡和雪崩将会增加.”随着全球气候的继续变暖,干旱、洪水、饥馑和瘟疫将成为21世纪人类的严重威胁.环境作为地球的生命支持系统,公认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没有东方和西方、南方和北方之分.生态环境把全世界各国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环境污染更无地理边界而言.全球人类安全的新概念、新要求,迫使世界各国建立一种积极、务实的相互联系的新框架.这种新型的伙伴关系,系由合作双方的彼此利益所驱使,而非一方向另一方的施舍;是公平分享市场机会,而不是奉行单边的保护主义.
  毒品泛滥危及全球
  世界毒品形势严峻,并出现一些新的动向,其中最突出的是:全球黑社会组织与毒品集团正以不同形式联手,成为威胁全球的不安定因素;麻醉品渐呈多样化,各种“软毒品”成为毒品消费市场上的“新宠”.据估计,全球吸毒人数以每年3%-4%的速度增长;而吸用人工合成毒品的人数增长最快.联合国禁毒署专家说,冰毒将逐步成为21世纪在全球范围内滥用最广泛、蔓延最迅速、危害最严重的毒品品种.毒品的生产、加工、贩卖和消费已形成一个盘根错节的国际性网络.据联合国禁毒署统计,全世界每年非法洗钱的数额高达1万亿至3万亿美元;其中,每年有3000亿到5000亿美元的黑钱通过一些世界金融中心被合法化.毒品问题跨越国界,并非某一个国家能够独自解决;需要毒品输出国和消费国密切配合.随着国际社会在禁毒领域开展的各项活动的深入,人们开始意识到,只有各国政府协调一致的紧密合作才是彻底解决毒品问题的唯一途径.
  国际恐怖主义活动愈演愈烈
  自20世纪中期,国际恐怖主义孳生以来,各种旗号的恐怖主义组织有1000多个,各种恐怖主义行动,每年都要发生数百起.“9·11”恐怖袭击事件举世震惊,标志着世界范围内的恐怖主义浪潮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阶段.国际恐怖主义是当今世界上国家、民族、阶级、宗教间各种尖锐复杂矛盾的反映.就本质而言,恐怖主义是一国范围内经济、政治、文化等矛盾不断累积和世界范围内南北经济政治发展不平衡交互作用而生成的毒瘤.随着高科技的发展,恐怖分子也更多地采用高科技手段为其恐怖活动服务,恐怖器材和装备的高科技含量越来越高,电脑恐怖活动和利用生化武器的超级恐怖活动更加引人注目.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恐怖主义活动大都有国际背景.但根除恐怖主义活动决非易事,更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新闻媒体说,消除恐怖主义威胁将是一场长期的战争.反恐怖专家认为,恐怖主义不仅是“20世纪的政治瘟疫”,更是21世纪世界安全的头等大事.
  民族分裂主义活动与时代潮流背道而驰
  冷战结束后,国际局势的一个突出特点是民族纠纷骤增,民族冲突加剧.这是当前国际局势动荡不安的一个重要根源,也是影响21世纪国际政治和国际关系的一个重大因素.民族问题是一个全球性的、复杂的社会问题,关系到各国的内部团结和国际局势的稳定.
  在经济日益走向全球化的时代,民族分离主义却同这一潮流背道而驰.当前民族分离主义的一个主要倾向是谋求独立.另一值得注意的动向是,当今世界的民族分离主义势力越来越多地利用国际形势于己有利的变化,力求扩大原有事态,谋求国际支持和干预,促使其要求国际化.
  移民(难民)潮席卷全球
  伴随着商品、服务和投资在全世界流动,人们也以创记录的数量跨越国界.由于发展中国家人口的爆炸式增长和发达国家人口的老龄化,大批移民从发展中国家涌向欧美等西方国家.据世界银行统计,从1965年到1990年,北美和西欧的移民总数每年以2.5%的速度增长,远超过当地人口的增长.联合国估计,到21世纪初,约有1.3亿人生活在异国他乡.此外,由于地区性冲突不断和自然灾害频仍,难民人数急剧增加.随着移民(难民)的数量增多,移民(难民)接受国频频发生城市地区的种族冲突和增加劳动力市场的压力,因而导致一些国家加强对移民的限制.针对发达国家的限制移民(难民)流人的措施,偷渡现象层出不穷,从而引起有关国家之间对外关系的紧张和人道主义的谴责.妥善处理移民(难民)问题已成为国际关系的重要问题.
  政治体制改革是世界各国面临的共同课题
  自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国际社会出现了一种对资本主义进行检讨和反思的思潮.为寻求解决欧美发达国家的一系列社会问题,“第三条道路”随之应运而生.“第三条道路”是西方国家的一种政治、经济体制改革的尝试.但不走“第三条道路”,出路又在哪里呢?这是当前西方国家面临的最大难题.同时,在国内外因素的推动下,近一、二十年,第三世界许多国家在政治体制上进行了形式多样的改革.有些国家恢复和改行多党制,有些国家在一党制的范围内进行某种改革,有些国家准备或实行新的体制.第三世界许多国家在体制改革的过程中,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社会动乱,甚至流血冲突.政治改革是大势所趋,但究竟如何进行,既要保持社会安定、又要促进经济发展,仍是今后一段时间内大多数国家不断探索的一个问题.
  主权与不干涉内政
  主权一般指的是内政、外交的最高权力,在国内享有至高无上的威信,在国际上又是独立的象征.随着科学技术的高度发展,信息的电子传输没有空间的限制和国界的壁垒.土地对经济活动的作用相对下降,传统的国家主权内容随之发生了一定程度的改变.原本完全是一国所独有的,却日益成为国际社会共同拥有的权力.各国的经济活动和对外事务越来越多地遵循国际惯例和国际条约来运作.西方国家正是利用这一新的形势,打着联合国的幌子,大肆干涉第三世界国家的内政.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鼓吹“传统主权观念过时论”,打着人道主义的幌子,主张进行跨国界干预.甚至,某些国际势力公开鼓吹修改国际法中不干涉内政的内容,主张国际法应向干涉权、国际监护权、有限主权等概念演变,不承认国家在国际秩序中的首要地位.这种以经济全球化为理论依据“弱化”主权的论点,必将使国际关系更为复杂,成为南北斗争的一个焦点.
  人权与人道主义干预
  人权本是国内法的一个概念,它作为一个法律原则和公民权利被规定在有关国家的宪法、民法或其他法律之中.二战后,人权问题大量地进人国际法的领域.但由于国际人权文书具有不同的法律性质,特别是由于各国社会政治制度、意识形态、价值观念以及民族传统的不同,有关人权的解释和运用是不同的.再加上,有些国家将人权作为推行其对外政策、干涉他国内政的一个借口,就使得人权问题在当今国际关系中更有复杂性和尖锐性.特别是,近年来某些国际势力,一方面加紧推行所谓“人权外交”,鼓吹“人权无国界”、“人权高于主权”,主张国际社会应拥有“合法的人权和人道干预权”等等.其实质是以“人权”之名,干涉别国内政和欺压别国人权的借口;另方面,却对国际社会公认的大规模严重侵犯人权的事件,或避而不谈,或漠不关心.人道主义干预实质上是西方国家在新形势下推行强权政治、维护霸权、干涉第三世界国家内政的合法挡箭牌,并使之合法化.这是全球化时代的新干涉主义.
  维护国际安全的形势逼人
  冷战结束后国际形势总体趋向缓和.但核威胁依然存在,军费开支依然高昂,从而增加了各国财政负担和减少了发展经济的财力.美国为扩展其政治和经济利益,强行实施NMD和9ND,引起地区乃至全球军备竞赛;一些地区大国走向军事大国,引起邻国的严重不安;热点问题很不稳定,严重影响地区安全局势;民族分裂主义、宗教极端主义、国际恐怖主义“三股势力”相互配合,活动猖獗.为抑制不安全因素的蔓延,维护世界和平与稳定的国际大环境,需坚持《反导条约》、《核不扩散条约》等国际公约的有效性和严肃性,防止破坏国际战略平衡;建立行之有效的双边和多边的地区安全机制,与联合国维和机制相辅相成,加大维护世界秩序的力度.除军事安全以外,还有政治安全、经济安全、金融安全、环境安全等等.这些问题严重地威胁人类的生存,需要各国政府和人民共同努力,才能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